【K莫】爱的教育(中)

这个系列就是为了开车啊 感觉KO大神被我写的非常大灰狼(介意就慎点啦) OOC都是我的

回顾前文请走→爱的教育(上)


虽然郝眉对于自己莫名其妙就被吃干抹净这件事表示很不爽,但无奈KO大神实在是各项全能。让郝眉每天工作量减少,生活在令人舒适愉悦的屋子里不说,还喂饱了他上下两张嘴,啧啧,真是挑不出一点不好来。郝眉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让他再回去过之前的生活?怎么可能嘛。

于是在开会的时候,刚一听到肖奈要带着KO出去出差,郝眉立马举高手以示反对,可惜迅速被肖奈反驳镇压了。郝眉瘪瘪嘴,退而求其次,“那你把我也一块带上吧,怎么样?”

肖奈轻笑一声,“第一,这会增加出差的费用;第二,这会影响KO的工作效率;第三,我还不想被你们秀一脸,综合以上,你的申请不予通过。”说完,站起来拿起笔记本就出去了。

“老三你没人性!”郝眉冲着他的背影大喊,只换来了于半珊和丘永侯等人拍拍肩膀的安慰,而KO全程没有对这个安排表达一丝不满的事实更加让郝眉泄气。

 

泄气归泄气,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过着幸福生活的郝眉开始思考在接下来KO不在的大半个月里,自己要怎么度过一日三餐和寂寞难耐的夜晚啊。突然间灵光一现,郝眉不自觉地打了个响指,转了转眼珠,然后蹦起来两三步跳到厨房,又是盛饭,又是端菜,好一个乖顺的小媳妇儿模样。KO看了看他,没说话。

等两人在餐桌上坐下来,郝眉谄媚地笑了笑,“今天我来洗碗吧。”

KO自顾自夹着菜,也没看他,“有事说。”

“没事儿,”郝眉故作轻松,“我就是看你每天做饭太辛苦了,想帮帮你都不行啊?”

KO点点头,“现在不说,以后也别说了。”

郝眉一听立马嘟起嘴来举手投降,“好了好了,我说还不行吗?”哎,想想公司里的人都说郝眉也不知道是上辈子做什么好事了,有这么好的男朋友不说,KO还被他吃的死死的,其实才不是呢,那家伙就像自己肚子里的蛔虫,自己才是被他吃的死死的。

“那个……”郝眉踌躇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开口,“之前我买的那些碟……”还没说完KO就抬起头来盯着他,吓得他后半句说的都有点哆嗦,“你……都怎么处理了?”

“扔了。”KO面无表情。

“全扔了啊?”郝眉立时表情有些沉痛,看着KO脸色沉了下去,又赔着笑说,“我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

KO这会儿是真吃不下饭了,筷子放下,双手在胸前抱住,“你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郝眉低头戳了戳面前的米饭,抬着眼皮打量着KO,话又不敢说的太明白,“你不在家,那……那我一个人……是吧?”KO挑挑眉,没吭声。郝眉又说,“还不都是因为你,本来过了这么多年单身狗的生活,品质要求也不是很高,现在倒好,被你养这么刁,你不在,那我怎么办?”说着说着,神色还越发理直气壮了起来。

“怪我?”

“也不全怪你,”郝眉公平公正地补充道,“大家都有责任嘛。”

KO眯起眼睛,“继续。”

郝眉抿抿唇,坚决又快速地问出一句,“那我能不能再买几张碟?”语速之快差点让人听不出来这是在说什么,不过KO还是完整地听到了其中的每一个字。

沉默,可怕的沉默。墙上的时钟声音都变得明显起来,但KO死死盯着郝眉,始终没有说话。就在郝眉觉得KO是在无限蓄力准备爆发的时候,KO突然从唇间溢出一个字,“好。”虽然听起来有那么一点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但郝眉完全没有辨别出来,眉飞色舞地问,“真的?你说的啊!答应了不准反悔!”他还真没想到KO会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不过你不能买,”KO顿了顿,郝眉又静下来等着下文,“回头我给你。”

郝眉松了一口气,不就是COS一下广电总局嘛,无所谓,“行行行,你挑,你挑什么类型的都行。”

KO点点头,又重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两人各怀心事地吃完了这一餐看似平静但实则波涛翻涌的晚餐,当然,最后,还是KO洗的碗。

 

临走的前一晚,肖奈不仅按时让大家收工,还说请客到外面吃一餐。各组人员立马欢呼起来,商量着去哪儿吃,郝眉也一脸兴致勃勃地看向KO,却见KO收拾了一下东西,走过来跟他说,“我有点事,你跟他们去吃吧。”

“你有什么事?”郝眉诧异地问,KO没答。郝眉又扯住他的胳膊,“你明天可就要走了,没忘了答应我的事儿吧。”

“没有。”KO拍拍他的头,“回来就知道了。”

郝眉眼睛一亮,哟,还有惊喜不成。这么一想就激动地放KO走了,自己跟着大家一起出去吃饭。面对着整桌的美食,满脑子想的却是KO到底在搞什么鬼,越想越兴奋,对着块排骨眼神简直意味深长。

“喂,眉哥,干嘛呢?”于半珊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这家伙盯着个排骨不放,能看出个花儿来吗这是,怪渗人的。

郝眉瞟他一眼,“吃你的,哪儿那么多事儿。”

丘永侯在一边笑了两声,“你家KO呢?”

郝眉可算把都被他看凉了的排骨两三下吃了,嚼着食物口齿不清地说,“不知道。”一抬头看到肖奈看着他,带着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郝眉最怕看到老三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样子了,“看我干嘛?”

“你真不知道?”肖奈慢条斯理地问。

“我……我不知道啊。怎么了?”这下轮到郝眉莫名其妙了。

肖奈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自家兄弟,“他前两天在我这里预支了一些钱。”

啊?郝眉皱了眉,不至于吧,虽然KO的工资打在自己卡上,但是郝眉家里的事一概不管,钱也基本还是KO在用。买几张碟而已,还需要找肖奈预支么?KO到底在搞什么事情?

看着郝眉一脸茫然的样子,微微也参与进来,“美人师兄,虽然吧,KO大神对你很好,但是你心也不能太大了嘛。”其他人也附和起来。

郝眉这么一听,觉得有道理啊,立马有点坐不住了,擦了擦手,“我吃好了,那要不我先回去了。”

 

郝眉回到家里,家里灯亮着,他一边脱鞋,一边喊,“KO?”没人回答,郝眉往客厅走了走,四处张望,看到卧室门关着,他正要过去,门就开了,KO从里面走出来,“回来了?”

“恩,”郝眉有些奇怪地看着KO出来还关上了卧室的门,“你刚干嘛去了?”

“取东西。”KO把人往旁边带,暂时让他远离卧室。

“啊,对了,”郝眉这才想起来刚刚吃饭的话题,“你找肖奈预支了工资?没什么事儿吧?”

“没事,买东西。”

“买东西?”郝眉狐疑地挑起眼角,KO他还是很了解的,花钱的地方很少,对物质根本就没什么追求,怎么会突然跟肖奈预支一笔钱买东西,“买什么?”

KO把人圈在怀里,凑在耳边声音低沉地说,“先去洗澡。”

“你别岔开话题。”郝眉梗着脖子,挡在卫生间门口,一副很坚决的样子。

“等下就知道了,”KO低下去,说话的鼻息都喷洒在郝眉的面前,“别耽误时间。”两人靠在门框上贴的很近,身体的摩擦带来一些躁动。郝眉这会儿也忘了质问,单手勾着KO的脖子,仰着头感觉嘴唇就快要贴在一起了,“一起?”

KO以行动作答,推着人进了浴室。

花洒喷着温温的水,打在两人还未褪去的单薄的衣衫上。很快两人身上都湿了一片,尤其是郝眉穿着白衬衣,湿了之后就像一件若隐若现的薄纱挂在身上,惹得KO一阵阵的心痒。湿衣服粘在身上很难脱,两人颇费了一番力气才把身上的衣服裤子都扒光。过程中又是不可避免的碰撞和接触,两人早就忍不住了。

KO一边帮郝眉抹润肤露,一边抵着对方在脸上各处留下吻痕。郝眉抬了一条腿蹭他,“KO,帮我摸摸……”

KO的手扫过郝眉大腿内侧,却故意不碰那个已经翘起的东西,郝眉不满地扭动了起来,KO想按住他不动,但是浑身滑腻让KO也无可奈何,两人很快在浴室狭小的空间里闹成一团。好不容易洗完了澡,KO跨出浴缸随意披了一件睡衣,拉着穿好的郝眉出来。

从热气腾腾的浴室里出来接触到冷空气,让郝眉燥热的心情冷静了一下,看到卧室紧闭的房门,好奇心又冒了上来。偷瞄了一眼在厨房倒水的KO,郝眉迅速地蹿过去,打开房门,刚伸进去一个头就愣在原地了。

KO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身后,“怎么样。”

郝眉不可置信地回头看了看KO,又转回去看了看房间里那一套专业的器材,一台4K摄像机,一个三脚架,摄像机上面还配了一个收音的麦克风。

“你你你……你不会要?!”郝眉瞪大了双眼,最后几个字愣是没说出来。

“既然要看,”KO手揽过他的腰,“看别人不如看我们。”

郝眉咽了咽口水,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那个摄像机,感觉自己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莫名的羞耻感和刺激感混合着冲击着他的大脑,但他还是有点犹豫,“这……这要是让别人看到了,那我不用混了。”

“不会。”KO安抚地在他腰上轻轻摩挲。郝眉想想也是,毕竟自家男友是个黑客大神啊。KO趁着郝眉愣神的功夫,把人拉进房间关上门压在门板上,隔着丝滑的睡衣上下摸着,“拍不拍?”

郝眉越过KO埋在他颈间亲吻的脑袋,看着那架设备,想起在这个房间里他和KO所发生过的一切,只是在脑海里回想这些画面,都让他觉得浑身发烫,如果……如果真的拍出来,郝眉咬着下唇,感觉自己的血液急剧地往下冲,这种时候他都特别痛恨自己身体反应太诚实,实在无法拒绝这么强烈的欲望的支配。

他凑过头去跟KO来了一个黏腻的湿吻,然后哑着嗓子说,“拍。”


Three,Two,One,Action!


第二天郝眉醒的时候KO已经走了。他抓着头发一瘸一拐地踱到客厅,瞄到KO准备好的早餐,凑过去看了一眼,牛奶杯子压着塑料薄膜的一角,里面装着一张崭新的光盘。郝眉盯着那张光盘,想起昨夜种种,脸蹭的就红透了。虽然家里没人,他还是为了压抑尴尬拿起牛奶喝了好几大口。

 

另一边肖奈跟KO坐在飞机上。肖奈饶有兴味地问,“买到想要的东西了?”

KO“恩”了一声。虽然肖奈也不知道KO买了什么,不过冲他刻意瞒着郝眉,肖奈也猜得出来十有八九跟郝眉有关系,“你之前没有告诉郝眉,他没有生气吧?”

KO垂下眼摇摇头,嘴角轻微地勾起一点,“他很喜欢。”

远方的郝眉不知为何突然心里一乱,喝到嘴里的牛奶拐到了气管里,猛地咳了起来。

 
评论(29)
热度(256)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