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爱的教育(上)

爱♂的♂教♂育,日♂到♂你♂服(所以有那么点半强迫注意避雷

其他在一起的方式请走→双向暗恋:【K莫】绯闻男友(有肉)

                      原来我也喜欢你啊:【K莫】重复犯错(清水)

 

自从KO加入了致一之后,郝眉有开心也有不开心。开心的是KO罩着他、帮他分担工作、还给他做好吃的,不开心的是不仅自己在公司的电脑维持着寺庙的桌面,连家里那台笔记本里的岛国动作片也都被KO黑没了。

郁闷啊,想他郝眉一个大好青年,正值青春躁动的时期,怎么都会有一点点需求的啊。没有妹子就算了,要靠右手也算了,怎么能连点助兴的东西都没有啊。KO自己一脸的禁欲,不代表别人也禁欲阿。郝眉苦巴巴地支着脸,想起前几次趁KO心情好的时候问他能不能把自己的小电影弄回来,KO立马就黑脸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打消了偷偷下片的冲动。正苦恼间,郝眉听到背后几个同事在讨论最近新上映的电影。

“哎,最近那个XX电影刚上,咱们有空去看看?”

“一看主演配置就是个大烂片,还花钱去看,你是不是傻啊?”

“这不是因为有我女神吗?谁在乎剧情啊?”

“那你干嘛不等上映完了买个盗版碟?还能一遍遍看呢!”

正激烈讨论着的同事们突然听到“啪”的一声手拍在桌子上的闷响,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本蔫在自己桌上的郝眉突然兴奋地直起身来,“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几个同事面面相觑,忍不住往前凑了凑,“眉哥,想到什么了阿?这么兴奋?”

郝眉转过身来,笑得一脸的意味深长,拿手指了指他们,“聪明!你们真是太聪明了!眉哥我谢谢你们啊!”说完一溜烟跑了,留下同事们一头雾水,“怎么着这是?眉哥女神的电影也要上映了?”

郝眉一路小跑地飞奔回了家,打开某宝app就开始搜索,大致浏览了一下选了家同城的迅速下了单,可惜现在已经是下午下班的时候,最快也得明天才能收到。不过不要紧,都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在乎多等一天。想到他马上就可以看到他心心念念的各位德艺双馨的老师们,郝眉就忍不住磨拳擦掌起来。

 

第二天下了班郝眉早早的就撤了,跟做贼似的在物业处取了包裹回家。幸好买家电的时候机智地顺带买了一个碟机,不然这会儿可惨了。郝眉美滋滋地把包装撕开,按开按钮,放入光碟。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郝眉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了沙发上。画面亮了起来,郝眉轻轻抚了抚还在沉睡的部位,恩,画质还不错嘛,回头给店家一个好评。

很快小电影就演到激烈的地方,郝眉也呼吸急促额头冒汗起来,正爽着呢突然几声敲门声毫无预兆地响起,吓得郝眉一哆嗦,心跳都漏了一拍,挺起来的小兄弟也有软下去的迹象。一时间,干坏事被抓包的惊恐和正在兴头上被打断的恼怒让郝眉没好气地冲着门口喊了一声,“谁啊!”

门外没人回话,郝眉正打算置之不理的时候,敲门声又规律地响起。郝眉按下电源键,胡乱拉好拉链,站起来走到门口,平复了一下呼吸,拉开门一看,傻了,“K……KO?你怎么来了?”

KO无声地瞟了瞟里面,又看向郝眉,郝眉才“哦”了一声,侧身让KO进了门。KO走到客厅坐下,郝眉立刻有点紧张地走过来,顺手偷偷拿起遥控器往背后一扔,笑了两声,“你来找我有事儿啊?”

KO仰起头看着他,“电视坏了,来看新闻联播。”

恩?郝眉干笑了两声,心里愈发紧张,“你……你这不是逗我吗,新闻联播有什么可看的啊?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这么关心时政呢。”

“不行?”

“不是,”郝眉清了清嗓子,“可以是可以,那个,我这电视今儿信号也不好,要不我开电脑给你看直播?”

“屏幕太小。”

“……”郝眉认命地点点头,心想我过去把碟机按了不就是了,“好,那我给你开。”刚往前走没两步,面前的电视屏幕就亮了,暂停的情节又开始继续下去,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和声音瞬间回荡在整个客厅里。郝眉瞪大了眼睛,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回头看向KO,KO正握着被他扔到一边的遥控器对着电视,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满脸写着“我就静静地看你怎么解释”的表情。

郝眉咽了咽口水,讨好地冲KO笑了笑,“ko你别生气哈,我这不是知道你不喜欢这些,才不让你开的吗?”

KO按了暂停,屋子里霎时又寂静下来,说话的声音跟刚才碟片里的热辣相比较显得比平时更冷了几分,“我不喜欢,你看这些。”

“哎呀,”郝眉抓狂地挠了挠头,“KO,我知道你是个自律、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但是呢,我只是个凡人,你不能存天理灭人欲啊!”

KO饶有兴味地勾了勾嘴角,“人欲?”

郝眉一脸的理所当然,“对啊,是人都会有嘛。”

“嗯。”KO垂着眼帘,还点了点头。

郝眉一看,有希望啊,立马小心翼翼地问,“那你不会把我这碟……”

“爽吗?”KO突然打断他,抬起头问。

郝眉懵了一秒,傻笑了一下,“还……还不错,要不,你也试试?”

“好。”

 

还以为食古不化的KO终于开窍的郝眉刚想拿遥控器,就被上前两步的KO直接堵上了嘴,当然,是用嘴。郝眉吓得瞪大了眼睛,双手条件反射地抵在KO的胸前想要推开他。可惜两人虽然个头体型相差并不远,但肌肉与脂肪之间的力量对决,还是很容易分出胜负的。KO扣着他的腰往后退了退把他抵在墙上,在接触到墙面的前一刻用另一只手扶住了他的后脑勺。郝眉被完全地桎梏在墙与KO之前,除了小幅度的扭动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由KO包裹着自己的嘴唇、撬开牙关横扫千军。

两个没有接吻经验的人在接吻,开始的时候基本上是灾难,更别提KO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怒气。比起相濡以沫式的缱绻温柔,两人更像是在以牙还牙式的火拼,一时间也仿佛不分胜负。但很快,KO就在实战之中寻找到了最方便进攻的角度和技巧。扫过对方牙床的灵巧舌头又顺利地勾起了对方柔软而不知所措的舌头,用力的吮吸让郝眉觉得舌下的系带都拉扯的生疼,直到他都快要窒息的时候,KO才放过了他。

连喘了几口大气的郝眉终于从过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憋着一张小红脸对KO嚷嚷,“你干嘛!”

“你。”

“啊?”

“干♂你。”

“……”郝眉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什么似的看着KO,不停在脑海里对自己说,这一定是梦,是错觉,是……这不可能是我认识的KO,郝眉强迫自己镇定了一下,好声好语地说,“KO,我不是GAY。”

“我也不是,”KO顿了一下,“不过……”

“不过什么?”

“如果喜欢你就是GAY,”KO深深地看着郝眉,“那我是。”

虽然不想承认,但郝眉确实在KO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到心跳漏了一拍。就是这一愣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KO扛起来丢进了卧室的大床上。


给你爱的教育


被折腾了一晚的郝眉最后含着委屈的小眼泪昏睡过去,第二天是被腰部的酸痛和后面的胀痛刺激醒的。刚翻了两下身,喊了两句“哎哟”,睁眼就发现把自己弄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以郝眉对KO的了解程度,他确实清楚的从KO的眼神里看到了兴致勃勃的意思。失误啊,他竟然会以为KO无欲无求。

想起昨晚自己就这么失了身,还不是失给一个妹子,郝眉红着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脸破口大骂,“KO你你你……你就是个禽兽!”

“恩,”KO坦然接受了这个称谓,还一本正经一脸关切地问,“爽吗?”

“爽个屁!老子快疼死了!”郝眉的表情有些龇牙咧嘴,好像真的很疼。

KO沉思了一下,“下次我会注意。”

“这还差不多。”郝眉撅着嘴“哼”了一声,等看到KO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时才反应过来,“谁他妈要跟你有下次啊!!!”

 

等反射弧超级长的郝眉终于反应过来这完全就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时,他愤怒地朝已然登堂入室的KO大喊,“KO!你监视我的电脑就算了,连我的手机也不放过!还有没有人权?有没有隐私了?老子跟你没完!”

“恩,”KO淡淡地应了一声,“我们本来,就不会完。”


后文请走→爱的教育(中)

 
评论(5)
热度(289)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