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重复犯错

感觉自己非常热衷于思考关于K莫是如何在一起的各种方式呢 欢迎探讨

清水短篇一发完 想看肉的请走上一篇 至于后面还会不会有肉让我这个老司机思考一下 

 

晚上十一点,于半珊正躺在床上看剧,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放下手上的薯片,舔了舔指尖拿起来一看,屏幕上写着“眉哥”俩字。于半珊笑着接起电话调侃道,“怎么了美人儿,这深更半夜的给我打电话?受宠若惊啊。”

“愚公……”郝眉无精打采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心情不好,你来陪我喝个酒吧。”

于半珊一头雾水,“这远水怎么能解近渴啊,KO呢?”

郝眉叹了一口气,“KO走了。”

“走了?”于半珊立马惊得从躺变成了坐,声音都高了八度,“怎么回事儿啊?你们吵架了?”

“哎呀,”郝眉拖得老长的声音愈发委屈,“这说来话长,是不是兄弟?你来不来?”

“来!来来来!马上来!你等我啊!”于半珊撂下电话,蹭的从床上弹起来,感觉内心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了起来,两分钟换好了衣服,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拍拍自己脑门,抓起电话拨了出去,“猴子,有大事!”

 

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的郝眉好不容易等到了门铃声响起,踢着半穿不穿的拖鞋走到门口拉开门,门外站着于半珊和丘永侯俩人。于半珊一看到他,立马摆出那副惯有的贱贱的模样,还单手支着门框,“美人儿,寂寞了?别怕,哥哥们来陪你。”丘永侯也在一旁配合地挤眉弄眼。往日这种时候,听到这种话,郝眉肯定一跳八丈高跟他们真人PK,这会儿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们两眼,就径自转身回屋了。于半珊和丘永侯对视一眼,目光交汇之间得出一个结论:确实有大事发生!

两人忙不迭地进了门,看着桌子上放着几瓶酒,还有俩空瓶子,皆是一惊。郝眉酒量不行,平时很少喝酒,只有两种情况下他才会喝,要么是特别高兴,要么是特别不高兴。于半珊拿了一支空瓶子看了看,“你喝的啊?”

“废话,”郝眉抓了抓头发,脸上已经有些醉意,靠在沙发上嘟着嘴,火气倒还挺大的,“不是我喝的还是你喝的不成?”于半珊对他这么一堵,一时有些语塞,丘永侯笑了他一下,又转回去对着郝眉,“怎么了这是?KO惹你了?”说完自己也不信似的,“不能够啊,他还有不顺着你的时候?”

“他没惹我。”郝眉闷闷地说。于半珊看不下去了,轻轻踹了他一脚,“那你这半死不活的是干嘛啊?”郝眉瞪了他一眼,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又硬生生忍住了,好一会儿才一脸纠结小声地说,“他跟我表白了。”

 

时间回到大约两个小时之前。郝眉拉着KO一起瘫在沙发看无聊的八点档电视剧,看着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谈情说爱你侬我侬的,郝眉就忍不住开始感慨了,KO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不发表意见,郝眉习惯了他这样也不介意地兀自叨叨。终于在郝眉仰头呐喊道到“我也好想谈恋爱啊”的时候,沉默不语的KO突然转过头来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郝眉被看得有些心里发毛,“你,你看我干嘛?”

“我也想。”

“啊?”郝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太确定地问,“谈……恋爱?”KO点点头,没有说话。郝眉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起来,因为他一直觉得像KO这样又冷又酷的男子应该不会和自己一样想着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所以他猛地凑过来好奇地问,“真的假的?KO你有喜欢的人了?”

“恩。”

“谁呀谁呀?”

“你。”

“……”郝眉心虚地笑了笑,“你别拿我开玩笑了。”话虽如此,KO无声的凝视还是最终让郝眉意识到他真的没有开玩笑,好吧。郝眉从沙发上跳起来,语无伦次地回应着KO炙热的目光,“我……呵呵,KO,我一直……觉得咱俩是好兄弟呢。”还特地把“好兄弟”三个字说的特别重。

KO也站了起来,硬朗的面容和冷峻的表情让他压迫性的气场充斥着整个客厅,郝眉心里怯得很,不自觉就往门口退,感觉下一秒就要夺门而逃。KO却先他一步走到他面前,郝眉非常确定在那一刻他清楚地看见了KO坚固冰封的神情里有一丝受伤的罅隙,然后他听见KO依旧没有什么感情的声音说,“你家,你不用走。”

KO把门关上的瞬间,郝眉觉得自己心里有点难受。

 

等郝眉把事情原模原样地复述给了两位兄弟之后,那俩人不仅对于KO表白毫不吃惊,竟然还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才是什么应该被唾弃的负心人似的。

“你可不就是吗?”于半珊毫不留情面,伸出俩手指头晃悠,“而且是两次!”丘永侯也点头附和,“撩完就跑,眉哥,咱做人不能这样啊。”

“谁谁谁……谁撩了?”郝眉据理力争,“第一次我那是失误,第二次我哪儿撩他了?我怎么知道他……他那什么我啊。”

于半珊勾着一边嘴角哼笑了一声,“全世界都知道,就你不知道,哎呀眉哥,你这个反应啊,确实是够迟钝的。”

“不是,就因为他对我稍微好一点,我就要以为他喜欢我?我怎么那么自恋呢?”郝眉不爽,“对兄弟好不是很正常吗?我对KO也不差啊。早不见你们这么明察秋毫,这会儿倒是事后诸葛亮。”

“嘿!”俩人齐刷刷地站起来指着郝眉,于半珊一脸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跟你说你这样就不值得同情!”丘永侯捂着心口作痛心疾首状,“想想这大深夜的,KO一个人,也不知道如何度过啊。”

郝眉听到这话也不咋呼了,虽然他一时是被KO的表白吓到了,但回想起来KO对自己那么好,自己这样确实太不是人了,于是他又皱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地求助,“那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啊?”

于、丘俩人对视一眼,再可怜KO,说到底还是站在自己兄弟这边,郝眉要是真不喜欢他,他们也不能卖兄弟啊。于半珊拍了拍郝眉的肩膀,“眉哥,这事儿还得你自己来,你要是喜欢他,那就好解决啊。可你要是不喜欢他,那咱也不能耽误别人不是?”

郝眉点点头,“你说的挺有道理的。那……那具体是要怎么做啊?”

“具体嘛……”于半珊揽着郝眉的肩膀,“首先,你肯定不能让他再住在你家了,眉哥,要不要考虑换个室友啊?恩?”

“去去去,一边儿去。”郝眉不满地甩开于半珊的胳膊,“一点建设性意见都没有!”

 

于半珊的意见虽然在郝眉看来没有建设性,但却很有预见性。第二天郝眉去上班的时候,还没坐下就被肖奈叫到了办公室。

肖奈双手交叉,胳膊搭在椅子扶手上,“你中午回去帮KO收拾一下他的东西,应该不多,下午上班带来就好。”

郝眉懵了,“什么……什么情况?”

肖奈静静看了郝眉一会儿,“我帮KO找了个临时落脚的地方。”

“他要搬?”郝眉脱口而出,说完才觉得自己太急切了又皱着眉抿了抿唇角,想到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资格挽留KO,只好闷闷不乐地说,“我知道了。”

等郝眉要出门的时候,肖奈又喊住他,“你不用有压力,虽然KO很出色,但即使没有他我们公司也可以正常运转。”郝眉愣愣地听完肖奈这句话,直到出去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他才明白肖奈话里的意思,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虽然这些损友平日里爱调侃他,但实际上他们再护短不过了,KO为了致一尽心尽力,换来的却是因为自己而随时可能被舍弃的状况。想到这儿,郝眉就忍不住偷偷拿眼去瞟坐在对面桌的KO,心里七上八下什么滋味都有。

 

KO搬走的第一天。郝眉回到家才想起来从今以后再也没有自己爱吃的热饭热菜了,看着冰箱里还没做完的各式肉类和蔬菜,心里莫名有些酸涩。想着“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的郝·十指不沾阳春水·眉回忆着KO做菜的步骤像模像样地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当然,结局最终以郝眉看着一片狼藉的厨房默默吃着泡面而告终。

 

KO搬走的第三天。郝眉在回家的路上买了饭,可惜配菜实在不尽如人意,蔬菜不新鲜,肉也炒的太老,调味料太多,米饭也好硬。总之,哪哪都不好。原本整齐的家已经在沙发、椅子、桌子上摆上了郝眉的各类个人物品。

 

KO搬走的第五天。一向恨不得踩点下班的郝眉选择留在了公司加班,虽然公司的外卖也不能跟KO做的饭相提并论,但好歹公司的那点人气也不至于让郝眉觉得太孤单。一边巴拉着饭一边跟于半珊和丘永侯瞎聊天的郝眉突然想到,其实在KO没搬进来之前,自己不也是一个人在家吗,那个时候也没有觉得有这么无聊。人啊,果然是一种会依赖习惯的动物。

 

KO搬走的第七天。郝眉看着家里没扫的地、乱七八糟的个人物品、洗衣机里塞的溢出来的衣物等等,狂乱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自暴自弃地躺在沙发上望天花板。身边的一切感觉都糟透了,但这些都不是最糟的,最糟糕的是自己在不经意间喊出KO的名字时,又猛然在下一秒想起来KO已经不住这里了。他发现,他想KO了。虽然白天他们还是会见面,会一起工作、开会、讨论问题,KO好像一切如常,也没有刻意避开他,虽然说的话不多,但毕竟KO本来话也不多。要说真有什么不一样了,就是KO开始收敛他看着郝眉时太过炙热的眼神和对郝眉太过偏心的保护。以前的郝眉确实非常后知后觉地没感受到这些的力量,但等这些都在渐渐消失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原来过去KO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自己真是迟钝啊。

 

整整直了二十三年,一直觉得自己只爱34D的郝眉看着电视上的女神,突然觉得兴致缺缺,突然觉得,如果那个人是KO,好像弯一下也不是那么不可接受。可是自己都甩了KO两次啊,这种时候让他怎么开口呢。

 

一边咬着饮料吸管,一边怨念地盯着肖奈办公室里的KO的郝眉感到非常的不爽。以前还能光明正大的去COS一下壁虎,现在倒好,只能这么小偷小摸地看看。正思考着怎么打破跟KO之间的僵局,就听到一声又细又尖音调又高的女声传来,“哇,微微,大神的公司好酷好有设计感!”

致一一群单身男青年顺势望了过去,看着微微带着三个妹子走了进来。微微拍了拍身边短发看起来非常兴奋的那个妹子,小声耳语了什么,就带着她们来跟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往肖奈办公室的方向走。边走还边听到微微介绍说,“看到那个穿黑色衬衣的了吗?他就是KO。”话音未落三个妹子就更兴奋地讨论起来了:

“他就是KO呀?好帅啊!丝毫不逊于大神啊!”

“唉,这又聪明颜值又高,这个世界也太不公平啦。”

“果然认真的男人最帅了!”

微微对她们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办公室里面,自己敲门进去了。留下三个妹子继续趴在窗户上对着里面两位食物链顶端的男人花痴。

郝眉看着那一片粉红色泡泡和对KO的赞美,心里不免有些小得意,那是,我们家KO当然优秀,当然帅了。不仅如此,还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细致又体贴。这么一想,KO的优点还真是多啊。正若有所思之间,肖奈的办公室门开了,微微、肖奈和KO一起走了出来。肖奈看了看微微,又对着三个妹子说,“你们想吃什么,我们主随客便。”

短头发的妹子别有深意地笑了笑,“大神你一个人陪我们四个女生应该挺无聊的吧,不如叫上这位帅哥一起去?”旁边两个妹子立马点头附和。肖奈笑了笑,转头看向KO,郝眉突然紧张了起来,一眨不眨地盯着KO的侧脸,下意识地咬紧了口中的吸管,然后他听到KO说,“可以。”

什么?!可以?!KO居然答应了!答应就算了,居然还说了两个字!郝眉不爽了,非常的不爽,这分明就是鸿门宴啊!现在的这些妹子,真是一点都不矜持!哼!

郝眉的眼神直到那一行人都走远之后还怨念地盯着门口,愚公默默地从他身后飘过,在鼻子前扇了扇,“哎呀,好大一阵醋味。”郝眉气冲冲地转身把手里的饮料砸了过去,拿了包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剩下致一的围观群众互换了一个个“你懂得”的眼神。

 

郝眉气冲冲地回到家甩上门,饭也没吃就躺倒在床上捂着被子。辗转反侧了一遍又一遍之后终于忍不住拨通了肖奈的电话。

“你把KO弄哪儿去了?”开口就是兴师问罪的语气。

肖奈在电话另一端挑了挑眉,淡定地报出来他们晚上吃饭的餐厅的名字。郝眉立马嚷嚷起来,“我是说你让他住哪儿了!别告诉我九点了你们还在吃饭啊?”

肖奈笑了笑,“我是在为你排忧解难,你好像不领情?”

郝眉一听气势弱了一点,嘴还是硬,“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解决。你就告诉我他在哪儿就行了。”肖奈看破不说破,刚报了地址,那边郝眉就秒挂了电话。肖奈看了看电话,摇摇头把手机放下。微微一脸兴奋地凑过来,“怎么样怎么样?”肖奈揉了揉她的头,“如夫人所想。”微微一听,兴奋地双手握拳撑在下巴处,脑补了一下两人见面后的后续情节,真是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

 

郝眉一路奔到了肖奈给的地址才发现,这不是学校旁边那网吧吗?什么情况,老三竟然不动声色地把这儿给买了?郝眉走到门口,上面挂了一个不对外营业的牌子,但是里面是亮的,他抬手敲了敲门。很快KO就来开了门,看到门外的郝眉也没说什么,转头又走了回去。郝眉本来一肚子气,现在也只能蔫蔫地跟着走了进去。正厅里的格局变了变,基本还是网吧的样式,郝眉左看看右看看,然后问KO,“你住哪儿啊?”

KO指了一个方向,郝眉顺着看过去发现那边有一间休息室,他走进去看了两眼,环境还不错,就又放心地走了回来。KO还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地码着,郝眉好奇地看了看,“你干嘛呢?”

KO眼不离屏幕,“做点测试,这边很快会运营。”

郝眉一听就急了,“我说老三怎么这么好心帮你找地方呢,敢情儿是下班了也不放过你,这剩余价值利用的也太足了吧?不行,这必须得让他涨工资。太过分了!”

KO的手顿了顿,终于抬头看了郝眉一眼,“你来,有事。”语气平静的都不像是在说一个问句。郝眉又揉了揉鼻子,才慢吞吞地开口,“这,这要是运营了你住在这里也不方便,不如……”KO盯着他一动不动,郝眉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声音逐渐小了下去,“不如你……搬回来。”说完小心翼翼地看着KO,直到被KO看得脸都要烧起来的时候,KO却淡淡地说了一句,“没听清。”

靠!郝眉感觉自己想扶额,憋了半天终于强忍着别扭使用了正常的音量,“你搬回来吧。”

KO回过头去又盯着电脑,“为什么。”

“我想你……”郝眉冲口而出,看到KO再次望过来的眼神,好端端地话又加了一句,“做的菜了。”并成功的用这句话让KO从座位上“唰”地站起来然后越过他就往外走。

“哎哎哎!”郝眉冲着KO的背影喊住他,那熟悉的场景让他想到当年他在幻想星球里下线时最后一瞬间手可摘星辰的身影和那天KO离开他家时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郝眉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连眼眶都变得湿了。他觉得一直在别扭的自己,真是太矫情了。

郝眉走上去从后面抱住KO,脸贴在KO的后背上,“我想你了,KO。”

KO转过身来看着郝眉,不确定他话里的真实含义是什么。感受到KO的犹疑,郝眉立刻说,“我以前一直觉得我是拿你当兄弟,可是后来我发现原来我不是。我知道,我伤害过你,还是两次。你……你肯定不想原谅我了,”郝眉怯怯地看着KO,见对方没有拒自己于千里之外的意思才放胆说下去,“但是我现在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俗话说的好,再一再二不再三嘛,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啊?”

KO的脸上终于染上一丝笑意,他捧起郝眉的脸,轻轻印了一个吻在对方唇上,“可以。”郝眉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他觉得,KO亲自己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后来郝眉问过KO,为什么当时那么轻易就原谅自己,如果自己还有第三次怎么办?KO只是淡淡地说,“没关系。”

“啊?”郝眉愣了,“你的意思是?”

“可以再三。”

郝眉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会儿才问,“为什么呀?”

KO终于从电脑里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他,“是你,就可以。”

 

你可以重复犯错,而我会一直原谅你。你也可以离开我,而我还是会把你追回来。

 
评论(43)
热度(433)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