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绯闻男友

时间线在KO晒被子之后,但没有挑明关系,也没有滚床单,双向暗恋。

为了开车,大概还是有OOC的,短篇一发完。

 

KO出差了,刚开始还能强行靠闹钟起床的郝眉终于在KO即将回来的最后一天破功起晚了。没有了KO的早饭叫他起床,等他摸过床头的手机按开的时候被那几个数字吓得蹭的就清醒了。瞬间清醒的后劲儿有点大,脑壳发疼的郝眉头发也没好好整理,随手抓了一件衣服就出了门。一路迷迷瞪瞪地到了公司,刚一进门就引来了全公司的侧目。郝眉不解地在众人目光的洗礼下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愚公立刻坐在椅子上划到郝眉身边挤眉弄眼,“美人,独守空房的滋味不好受吧?”

“滚滚滚,”郝眉摆摆手,“你才独守空房呢。”

猴子酒也凑过来,站在郝眉身边俯视着打量了他一番,摇了摇头,“唉,这一波睹物思人,我给满分。”

郝眉“嘶”了一声,那双大眼睛向上翻起来一瞪,抬手指着猴子酒,一句“你找打是不是”还没说完他却猛然发现,等等!这这这这这……这是我的衣服吗?!省状元的大脑终于让他一瞬间明白大家的眼神和损友的话里有话之后,郝眉烧的满脸通红,憋的半晌无语,最后恼羞成怒地躲进了厕所。

半路还碰到了正从外面回来的肖奈和贝微微,郝眉连招呼也没打就一阵风似的消失了,只留下微微惊讶地回头,“美人师兄今天的衣服好像KO的呀?这是……”说完又回头看向肖奈,肖奈淡淡一笑,“情趣。”微微恍然大悟又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那边炸开了锅,这边郝眉懊恼地看着镜子里错穿KO衣服的自己,用凉水洗了好几遍脸,脸上那两片可疑的红晕还是没有褪去。一半是恼的,一半是臊的。郝眉自暴自弃地抓了抓头发,怎么就这么大意呢?都怪KO,好端端的晒个被子都能被淋湿,好端端的天气竟然能好几天都不晴,这在自己床上赖着不走也就算了,还害自己拿错衣服,真是丢死人了!可惜不能出去跟那群八卦的人解释,不然让他们知道自己和KO一起睡,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要是让KO听到了,不知道会怎么想。

“管他们说什么,反正小爷我身正不怕影子斜。”郝眉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了一句,虽然语气嘛,显得不那么有底气。KO的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略微有些宽松,他看着镜子想起KO穿这件衣服的样子,服帖的尺寸把KO健美的身材完全突显出来,浑身散发着男性荷尔蒙气息,性感的不得了。

呸呸呸!郝眉在心里强烈地鄙视自己,郝眉!要点脸!你怎么能意淫KO呢?可是,可是,一想到KO穿过的衣服紧贴着自己的皮肤,就仿佛能闻到那股专属于KO的熟悉的气味,连皮肤都变得敏感起来,好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好不容易逼退下去的那阵发烧一样的感觉又蹭的冒了上来,郝眉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抱头蹲了下去把本就混乱的头发抓的更像鸡窝了,这一刻,郝眉感觉自己要完。

 

本想上午的班上完就火速回家换衣服的郝眉临时被肖奈甩下来一个紧急的任务,无奈之下只好继续待在公司敲代码。不知道今天KO什么时候回来,他可不能比KO回的晚,要是被KO看到了……郝眉叹了一口气,第无数次地抬眼瞄了瞄墙上的钟。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已经忍受了一天周围人心领神会的笑意的郝眉,抓起包就准备撤。刚下到大楼门口,就看到KO正站在外面,郝眉像脚下被钉住了一样,霎时间就动不了了,脑海里一堆药丸的弹幕迅速飘过。KO双手插着兜,缓缓地走到他面前,眼里有些若有若无的笑意。郝眉觉得嗓子干涩,咽了咽口水才开口,“KO,你……你怎么过来了。”

“接你。”KO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波澜。郝眉干笑了一下,正想说点什么,身后就传来猴子酒的声音,“哟,这谁啊。这不是咱美人的绯闻……”话还没说完就被郝眉转头狠狠剜了一眼,猴子酒立马抿起嘴,手肘却戳了戳一旁的愚公,愚公顺势就不出声音地作了个嘴型,傻子也看的出来他说的是,“男友。”两人说完就嬉笑着朝另一个反向走了,郝眉气的要上去揍他们,却被KO拉住手臂,“回家。”

 

两人一路无话地回到家,郝眉刚一进门就往卧室蹿,前脚进KO后脚就跟进来了。郝眉还没解下第一个扣子就嚷嚷起来,“你你你进来干嘛,我换衣服,你先出去。”KO看了看他身上的衣服,又盯着郝眉,“这好像……”郝眉连忙打断他的话,“我早上太急,拿……拿错了。”

看着郝眉眼睛乱眨,紧张得喉结上下滚动的样子,KO的眉毛微微动了一下,“我记得……”郝眉立马像炸了毛的猫一样又一次截断KO,“我忘记了!我……真的,你别误会。”开头理直气壮的反驳到最后声音就嗫嚅了下去,好像连自己也不确定似的。

KO走的那天正要把前一天穿过的衣服一起捡到洗衣机里,郝眉却在一旁说,“哎呀你别收拾了,一会儿误了点儿了。我回头帮你放洗衣机里。”KO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表,默默放下衣服跟郝眉一起出门了。至于最后这件原本应该待在洗衣机里的衣服是怎么跑到了郝眉身上,确实非常耐人寻味,不过当然,在这种时候脸皮薄的要命的郝眉是绝对不会承认,没有KO在他身边的时候,这能够带给他安心气息的东西,是他这几天能安然入睡的良药。

而现在,KO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就好像一个黑洞一样,吸引着自己忍不住想要靠近一点,再近一点。可是他害怕啊,他怕他心里的秘密被他发现,他怕他不愿意再做自己的朋友,他怕……郝眉颓然地坐在床边,双手撑在身体两侧的床沿上,放弃似的说,“对不起。”

KO沉默了一会儿,就在郝眉感觉自己的心都快凉到零下的时候,他听到上方传来KO低沉的声音,“你误会了。”郝眉抿紧了唇角,低着头苦笑了一下,北极大概都没这么冷吧。虽然公司里每一个人都爱调侃他们,虽然他们都觉得KO对他不一般,虽然他自己每次嘴上都说这是纯友情,可是……其实自己心里却有着期待,期待KO对他的不同也许真的是出于和自己一样的心情。原来,是误会啊。这么想着,郝眉觉得自己眼眶不争气地有点湿,但KO站在他面前让他不敢抬头,只能使劲地抓着床单,来缓解一下心里抽痛的感觉。

KO把郝眉所有的反应都尽收眼底,然后半跪下来,四目相对,郝眉立刻偏过头去不想让KO看到自己这副模样。KO却扳过郝眉的脸,湿漉漉的眼睛随时都好像会掉下泪来,红润的嘴唇微微嘟着,泫然欲泣的样子让KO心疼又难耐。九年义务制教育的KO有时确实不太明白省状元的脑子是怎么在转的,只好耐心又温柔地说,“你误会我,不喜欢你。”

郝眉蓦然睁大双眼,呆呆地看着KO,几个轻微的眨眼带动眼里的波光,一行眼泪顺流而下擦过嘴角,“你……”

KO半支起身,一手捧住郝眉的后脑,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就将一个轻柔的吻印在了被泪水打湿的唇角边。郝眉看着视线里突然放大的KO的脸,一瞬间听到胸腔里传来的巨大回响。KO的舌头舔了舔咸涩的泪痕,然后覆上了他心念已久的唇瓣。

如果刚刚的郝眉觉得自己在北极,那么现在无疑是身处赤道。理智的弦早已烧断,他只能凭借本能张嘴迎接KO的侵袭,两人唇齿交缠,一时间打得火热,郝眉伸手抱住KO的后背,失去支点的他带着KO一起倒在了床上。


来来来,上车!


等KO帮郝眉清理完毕,这人早已经累的昏睡过去了。KO拿过一旁的手机,点开与肖奈的微信对话框,最近的一条是中午肖奈发过来的,“下了飞机直接来公司。”

KO默默输入了一句,“谢谢”,点击发送。

很快对话框里弹出了肖奈的回复,“不用,我是为了郝眉。”

KO几不可察地笑了笑,敲下“放心,我不会”发送后,就放下手机关了床头灯侧躺下来将郝眉抱在怀里,在黑暗里注视着爱人安稳的睡颜,KO吻了吻他后脑勺上松软的头发。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肖奈走到程序部来,“今天郝眉请假,你们要辛苦一点。”众人面面相觑,还没来得及关怀一下郝眉是不是病了之类的,就看到KO走了进来,脖子上仿佛有一些可疑的痕迹,在众人颇为暧昧强忍笑意的注视下面无表情地坐下,突然来了一句,“不是。”吃瓜群众愣了愣,一时不知道KO在说什么,正互相交换疑惑的眼神时,KO又补充了一句,“绯闻。”


 
评论(12)
热度(744)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