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蔺玉︱双毒衍生】百年不合之婚后的烦恼(一)

一言不合就飙车的幸♂福♂生♂活     正文走这里


(一)


琅琊阁的问答生意通常不会劳烦到蔺晨,除非是非常难搞的问题。比如现在,蔺晨皱眉看着手里的纸条,声音显得不悦,“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主管的人低了低头,“刚开始我以为只是有人好奇,便叫他们表示不予回复就好,但连续三天都没有停止,我才感觉不对。”

蔺晨点了点头,挥手让他下去,“我知道了,这件事我来处理。”

主管欠身欲退出房间,还没来得及转身又被蔺晨喊住,神色严肃地叮嘱道,“切记,不可让谢玉知道这件事。”

等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人,蔺晨又把注意力转回到那张纸条上,上面的问题很简单,八个大字:蔺少阁主所娶何人。

字迹是似曾相识的,但背后的面目却是模糊不清的。蔺晨想了半天,在脑海里使劲搜索过去的人,最终还是揉了揉太阳穴放弃了。

 

蔺晨年轻的时候,爱玩,只要是美好的,在他眼里都不应该被辜负。曾经江湖上谁都知道蔺少阁主是无影的风,从不会为任何一片云彩停留。能够好聚好散当然是最好的结局,偶尔遇到一些难以应付的,对蔺晨而言也无非是多花些时间解决而已。

别说是江湖上无数八卦者好奇,亦或是旧情人不忿,就连他自己,恐怕也没曾想过自己会有一日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他揉碎了纸条随意地仍在了纸篓里,回到了后院。蔺晨缓步走在连廊里,视线里的遮挡物角度不断转变,让那静静躺在躺椅上的身形若影若现。

载着谢玉合目小憩的椅子微微摇动,衣角也随微风轻轻摆动,偶有些树叶飘落在柔软的衣物上。蔺晨走到他身边半跪下来,抚开他脸上的一缕碎发。谢玉睡得很浅,睫毛微扇两下便睁开迷茫的双眼,好一会儿才聚焦到眼前。

“醒了?”蔺晨柔声问,带着一点打扰到他的歉意。

“嗯……”谢玉迷糊地应了一声,眨了眨眼,“怎么了?”

蔺晨犹疑了一下,“我……我这两天要下山,有点事情要处理。”

“现在吗?”谢玉歪了歪头,之前没听蔺晨说过,便随口问道,“什么事这么急。”

“也不是什么大事,”蔺晨胡乱编了编,“只是比较突然而已。”

谢玉点点头,只当是阁里的事务,不再多问,“那你去吧。”

“不许看书看得太夜了,”蔺晨拇指来回划了划握着手中的那只手,坏笑盈盈,“不然回来可要罚你。”

谢玉笑着哼了一声,嘴角勾起吐气如兰,“任罚。”握着自己的手突然收紧,然后整个人猛地身体一轻被打横抱了起来,谢玉在蔺晨怀里不安地动了动,“干嘛?”

蔺晨不回答,脚步生风似的三两下从院里到房里,把人放在床上,撑在上方看着下面双手抵在自己胸前的人,声音低沉带着负气的情绪,“谁让你撩我?”

“别闹,大白天的……”谢玉紧张起来,试图转移话题,“你不是还有事要办吗?”

蔺晨熟门熟路地扯开谢玉的衣服,拉下床帘,“先办你,再办事。”


蔺晨(一字笑):一想到要与玉儿分开,就忍不住想要睡他。


待蔺晨清理好谢玉,自己也穿戴整齐之后,又回到床边坐下看着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睡着的人。薄被随意地盖到肩膀一下一掌左右的位置,他一半脸压在枕上,另一半对着外界,长发半遮半掩地铺散在他的身上。蔺晨想起这人刚来琅琊阁时那种戒备的状态已经慢慢消散,开始变得随性起来,他忍不住面上浮起一丝笑意,手不自觉地划过覆盖在脊椎上的发丝。

这幸福令他开心,也令他害怕。

蔺晨俯下身轻吻在肩头,他不能,也不会,让任何事情破坏这得来不易的幸福。


 
评论(20)
热度(88)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