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押运】【陶项】爱不忍释——(缠绵游戏番外)

正文里把项总说的最喜欢的那句话一直攒到了番外,嗯。

 

番外

 

陶涛第一次见到项洛阳的时候,那人一脸不可一世的样子领走了左毅然的女朋友,陶涛恨不得一拳揍在那张漂亮却张扬的脸上,他闷闷地想,有钱了不起啊。

陶涛第二次见到项洛阳的时候,那人一副之前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若无其事地邀请自己去做他的保镖,赤裸裸地显摆自己有钱,他又想,这人脸皮可真够厚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俯过身来对他说那句话的时候,那个样子,那把声音,直到项洛阳离开后的很多个睡不着的夜晚里他都会不断不断地想起来。

陶涛第三次见到项洛阳的时候,那人却变成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项洛阳,诱人,狐媚,颠倒众生。他突然明白了红颜祸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了这样一个人,他只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什么都愿意做。可也就是那一次,他发现,原来那么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人也有得不到的东西,也有那么爱的人,爱到发疯,爱到偏执。那时候他就知道,他不可能得到那人的心,他只能祝福他,也足够了。

可是事情的发展比他看过的任何一部好莱坞大片都更令人眼花缭乱措不及防,他们成了对立面,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项洛阳和律法、国家站在了对立面。他不知道该怎么叫停这一切,毕竟生活不是电影,按下暂停键就可以停止。等他从医院的病床上醒来的时候,他得到的是项洛阳的死讯,他放在心里默默爱着的那个人,他甚至都没有机会最后再去看他一眼。他想哭,可是他知道大家都不喜欢项洛阳,所以他不敢哭,直到他看到邵笛的时候,他被邵笛那种强忍着的心碎所带来的共振深深地刺痛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他想。

 

后来过了很多年,那时邵笛早已不在九中队了。他们只是偶尔还会见见面,吃吃饭。那天的相聚两人都喝得有点醉了,陶涛隐晦地提起了当年的往事,但他没有全部说出来,他只是坦白自己曾经对项洛阳有过非分之想。邵笛起先是愣了一下,后来只是笑了笑,对他说,估计也不能怪你。陶涛却特别郑重地摇了摇头说,不,我有责任。而且……他顿了顿,还是坚持说道,后来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他了。

邵笛怔住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陶涛,你还年轻。陶涛知道他是要来劝他了,所以他打断了邵笛的话,认真地看着邵笛,他说,以前他跟我讲过一句话,也许在他对我说那句话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他了,但我很迟很迟才发现这个事实。可是时至今日,我仍然觉得他说的非常有道理。所以,你不用劝我。邵笛叹了一口气,却忍不住问,他对你说了什么。

陶涛笑了,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他告诉我,爱,是夺不走的。

是啊,爱是夺不走的。任物是人非,任沧海桑田。

 

 
评论(5)
热度(7)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