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押运】【邵项】缠绵游戏(二十)

一些预警:极圈、污、改原剧、OOC都有。

啊 旅行去了 所以迟更了 


二十


有人说,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项洛阳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之间的结局注定了是不美好的,他只是在欺骗自己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但等真到了要相对立的那一天,他才发现无论是生离还是死别,想要迈出那一步竟然那样难。他以缓慢的步速走向邵笛,以邵笛的警觉度,竟然一直到他已经走到面前才抬起头来。

邵笛抬头看着昏暗路灯下逆光的项洛阳,想要站起来却发现维持一个动作坐的久了竟有些脱力。项洛阳伸出手来把他拉了起来,“你还好吧。”邵笛避过直视的视线拍了拍裤腿上沾染的杂草,“没事。”

项洛阳看了看宿舍楼下紧闭的铁门,又看向邵笛,“你没上去?”

邵笛努了努嘴,“不锁着呢吗。”项洛阳点点头,“也是,”怀念地看了看这栋破旧的建筑,“现在想想,大学的时候真是幸福。”邵笛的脸上不经意流露出一点纯粹的微笑,但他很快又收敛起来,“你找我有什么事?”

项洛阳苦笑,“没事都不可以来找你了吗?”邵笛皱着眉,神情凛然,项洛阳又补充道,“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邵笛看着他,正欲开口,却被打断,“别问,其实……”

“其实我们不会,也不用那么坦诚,是吗?”邵笛帮他补充完未完的话,“你早有预谋,那我是什么,你末日狂欢的消遣?”

项洛阳没有掩饰眼里的痛色,“你知道对我来说你有多重要。”

邵笛侧过头笑了,眼底充满了讽刺,“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摇了摇头,呼出一口气,“算了,真也好,假也罢,都到此为止吧。”

项洛阳走过来凑进他怀里,邵笛哑着声音说了一句“放手”,却被抱得更紧,他感觉到胸前的衣服被打湿了,项洛阳带着轻颤的声音从低处传来,“每一天我醒来的时候,都对自己说,放手吧。但是我做不到,我承认我是一个自私的人,邵笛……”项洛阳抬起头来,看着邵笛紧绷的下颌线条,“最后一次,你再纵容我最后一次吧。”

邵笛别过头去,紧咬着后槽牙,却还是没忍住巨大的酸涩感让泪水顺流而下。项洛阳吻了吻咸涩的液体,手指敷上邵笛的皮带,“今天过后,谁输谁赢,你我各凭本事。”


最后的晚餐


等邵笛开着项洛阳的车把他送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天亮,鸟鸣声四起,初生的太阳把灰蒙蒙的天空染得一片鲜红。邵笛忍不住想起了历史课上讲到关于卫青的那一场漠北大战,语言先于大脑地脱口而出,“夕阳如血,惨胜如败。”项洛阳转过头来看着他,他也转过头去,四目相对时,邵笛说,“我们之间,从始至终,都没有赢家。”说完不再看他,拉开车门逐渐消失在了后视镜里。


 
评论(2)
热度(5)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