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押运】【邵项】缠绵游戏(十七)

一些预警:极圈、污、改原剧、OOC都有。

一点也不想写剧情的我 写完已经不想看了 


十七

 

运输的过程里一波三折,从碰巧来的偷煤的小偷、预谋而来的劫匪、甚至还有陶涛可能参与到之前的银行劫案,让整个九中队的气氛都变得微妙起来。停车休息的间隙,赵野拉着邵笛在铁路空地上看似随意地散着步,但两人之间的氛围却显得很凝重。

“邵笛,你不觉得这事儿有点奇怪吗?那些人就跟知道我们的行踪似的。”赵野停下脚步看了看远处的宽阔的平地。

“你想说什么?行动路线,除了我们俩没人知道,你说这话总不会是指向你自己,那就是怀疑我了?”邵笛侧头看了他一眼。

赵野摇头笑了笑,“咱俩的恩怨要算也别挑这个时候行吗?”顿了顿又说,“我没怀疑你,当然,我也不是说是我泄露了路线。我的意思是,只有能够获益的人才愿意承担风险。”

邵笛皱了皱眉,“你想说谁?”赵野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是真不知道我说谁,还是装的?”邵笛不说话了,半天才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赵野点点头,“行,反正都这份儿上了,我也不瞒你了,你知道项洛阳欠我们银行多少钱吗?邵笛,你其实太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所以你也应该知道他能做到多尽。我知道自从我离开九中队到了银行你就觉得我成了那种只认钱的人,但我还真告诉你,我赵野既然是从九中队里走出来的,有些事儿,我死也不会干。”

邵笛深吸了一口气,“看来你早有预料了。”赵野耸耸肩,“怎么说呢,劫标这事儿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吧,我确实也不是第一天查他了。说真的,你跟他走那么近,要不是我还算了解你这个人,就算怀疑你也不出奇。”看邵笛沉默不语,赵野也不打算继续转身回车上了,留下邵笛一个人在萧瑟的冷风中孤立。

其实他不是没有怀疑过项洛阳,甚至是早于他们之间的纠缠,他就怀疑过项洛阳和银行的高层有私下交易,但这种灰色地带的模棱两可让他没有深究下去,当然了,这也不是他作为武警的职责,所以他还可以欺骗自己。可是……他回想起那些人绑架肖燕把刀架在她脖子上,血顺着刀锋流下来的情形,他毫不怀疑这些人对于夺取一个人的生命是无所顾忌的,而只要将这些与项洛阳联系在一起,邵笛就觉得自己整个脑袋都疼的要炸了。他极力地想说服自己这不是真的,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一切,可是直觉却在扰乱他的思绪,他知道,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再无动于衷。但他不会全信赵野,也不会全信项洛阳,他只能相信证据和基于证据的合理判断。所以,等到了目的地,邵笛安排人手将标的物安排妥当之后,喊住了赵野,“帮我个忙。”

 

项洛阳很早就在哈尔滨等着九中队,好不容易等来了却没看到邵笛。项洛阳面上还是客气了几句,等九中队其他人走得远些的时候才问赵野,“邵笛呢?”

赵野笑了笑,“他出去了。你放心,邵队长不在,还有我们这一帮人看着标呢,没事儿。”

项洛阳点点头,“我还不放心你们吗?”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我听说你们在路上遇到劫匪,肖记者还受伤了?严重吗?我还说直接送她去医院看看,这怎么没看到她人呢。”

赵野笑的有点无奈,冲项洛阳挤挤眼,“要不说你跟邵笛这么多年同学有默契呢,这刚安排好事情,他就带着肖燕上医院去了,我就说你随便找个人去不完了,人还不干。还跟我说中午吃饭不用等他,你说这……”赵野摊摊手,又跟项洛阳道别,“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我要吃饭去了,走了项总。” 

项洛阳等赵野走了,冷哼了一声,转身上车大力关上车门,过大的声响吓得前面两人都猛地一惊,忍不住回过头来试探地问,“项总?”项洛阳没回答,只是拿出手机按了几下,接起来,“人在哪儿。”

胡亥愣了一下,“他不是应该到了吗?”项洛阳声音低沉,“我没看到他。”胡亥打开电脑看了看,“他在第一医院,”又跟着嘟囔了一句,“跑那儿去干嘛啊?”项洛阳没理他,径直挂了电话,“去第一医院。”前面的手下点点头就把车开了出去。


邵笛带着肖燕检查的差不多了,两人这才准备往外走。路上肖燕忍不住抱怨,“我都跟你说了没事儿,大惊小怪什么啊。”邵笛指了指她,一脸语重心长,“你别这么不当回事儿,路上条件那么差,这要是感染麻烦就大了。” 

肖燕撇了撇嘴,“知道你怕我影响了你们九中队的光辉记录。”邵笛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这就叫不识好人心。”肖燕不置可否,“行了赶紧回去吧。我还想去看看那青花瓷呢!”

邵笛一把拉住她,“急什么啊,反正都出来了,哈尔滨我虽然来得多,一次也没好好逛过,怎么着也出去下个馆子改善一下伙食啊。”肖燕想了想也是,就跟着邵笛一块出去找饭点儿了。

两人刚走出医院大门,副驾驶上的手下就转过头来,“项总,邵队长出来了。”项洛阳睁开眼,往外看了一眼,“跟着。”一路从医院跟到他们找到馆子坐下吃饭,吃完饭两人打到出租上车,项洛阳才作罢,“行了回去吧。”

邵笛上了出租瞟了一眼后视镜,刚还和肖燕说说笑笑的脸色变得没有表情,静静看着窗外略过的街景,一言不发。一直到回到酒店,邵笛刚走进大厅就碰到在旁边茶座闲坐的赵野,隔着不近也不远的距离,赵野看到邵笛一张臭脸就立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冲他摊摊手,毫不意外地看到邵笛对此没有一点回应地直接按了电梯上楼。肖燕不明所以地看看两人,跟了上去。赵野摇摇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邵笛关上房门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地盯着押运过程中除了队里的武装之外自己身上唯一一个属于个人的东西出神地看。指针一秒一秒地变动着,邵笛拿起又放下,最终还是没有拆开,带回了手上。有些东西虽然不足以成为证据,但至少足以成为某种证明。 

敲门声响起,邵笛起身开门,是项洛阳的一个手下,“邵队长,项总说你们一路上辛苦了,晚上他在楼下订了包间,请您一定要去。”邵笛点点头,关上了门。

 
评论(8)
热度(9)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