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押运】【邵项】缠绵游戏(十五)

一些预警:极圈、污、改原剧、OOC都有。

这个真的是为了开车而开车 各种污项总的方式都dei来一遍

卡个肉 我要闭关学术了


十五

 

邵笛总觉得运青花瓷这件事有点奇怪,但他也说不上来哪里奇怪,问项洛阳,项洛阳也只是跟他胡搅蛮缠几句,可是上面下了任务,他也不能不做,还是定好了押运名单收拾好装备。临到傍晚的时候,项洛阳打了电话过来。

“别胡闹了,”邵笛发现自从和项洛阳在一起之后他皱眉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明天我还得早起去给你运那值钱的古董,你也不想我精力不济有什么意外吧?”

“嘁,”项洛阳不屑一顾,“精力不济?我看你每次完事儿后精力都很好啊,我被你折腾的半死不活才对吧。”

“那你还找我?”邵笛顺势说。项洛阳声音立马变得软软的,邵笛都能脑补出他在那端撅着嘴的样子,“可是我有需求啊,我能怎么办,我又不能找别人。”邵笛随口调笑着,“好了,别闹了,你这样以前可都怎么过的。”

项洛阳“啧”了一声,“这个道理就和,人可以挨苦,但是一旦有钱了就没法再回去过苦日子是一样的,”停了一下故意压低声音才继续,“试过好东西那当然不一样了。”邵笛没有接话,但是从听筒里传来的变得有些沉重的呼吸声,让窝在柔软的办公椅里的项洛阳像猫一样舒适地眯起了眼睛。他知道这会儿邵笛肯定又在心里骂他是个小妖精了,但他没给他反击的机会,在邵笛开口之前丢下一句,“不愿意来就算了”后,啪地合上了手机盖。


邵笛本来没这个心思也还好,一旦撩起来了就忍不住地在脑海里想。吃过了晚饭又坐不住地跑去跟陶涛练了一会儿拳,碍于明天的任务,两人也都不尽力,很快就坐下来休息了。陶涛忍了好一会儿,还是犹豫地问,“队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邵笛放下矿泉水瓶子,疑惑地看着他,“我没有啊。怎么了?”

陶涛有些不信地笑了一下,“真的假的?你看上去挺焦虑的,因为明天的任务?没事儿的,咱们九中队哪次押运,结果不是顺顺利利的。”

“废话,”邵笛瞪了他一下,“我还用得着你教我?我没事儿。哎,对了,你爸的后事都办的怎么样了?”

陶涛低了低头,过了一会儿才说,“还好,我弟弟都办好了。”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邵笛正不知如何开口,却听到陶涛说,“队长,你知道,我喜欢当兵,我爸也特愿意我当兵。可是,”陶涛清了清嗓子,又深呼一口气,“可是这么多年,我都没好好陪过我爸。我现在特后悔,真的。”邵笛听完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赏地说,“你是成熟了,不过也别太难过了,人都是经历了失去才会成长的。”陶涛笑了,“是啊,嗨,我就是,突然想感慨一下。”邵笛点点头站了起来,“早点回去休息吧。”然后就径直走出了大楼走进院子,上车开了出去。他觉得陶涛说的很有道理,时间是最无情的,还拥有的时候,就是应该珍惜。


项可爱:自己玩不够爽

 
评论(7)
热度(17)
  1. cosevcomolaw 转载了此文字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