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押运】【邵项】缠绵游戏(十四)

一些预警:极圈、污、改原剧、OOC都有。

最近要赶的东西比较多 会隔天更


十四

 

项洛阳也不记得后来他们到底做了多少次,但他记得被他撩拨的邵笛是怎么发狠地掐着自己的腰用力地进入,隐秘处被摩擦地像是着了火一样热,五脏六腑都忍不住痉挛起来,有一瞬间他觉得如果就这么死了,也挺好的。但没有,他只是晕了过去。所以,他还是要睁开眼去面对新的一天,自私地去享受在邵笛对他失望之前的每一天。

他动了动身子,腰部和后面的酸痛让他神经一阵抽搐地疼。他把手伸到身后摸了摸,感觉到那个地方明显的肿了。邵笛确实说到做到把他弄得下不来床,但酸痛的生理感觉却造成了某种奇异的心理满足感。项洛阳小心地侧了侧身子,看到床头柜放了一杯水,水下面压着一张纸。他颇为艰难地拿了过来,上面是邵笛刚劲的笔迹:我回队里了,你好好休息,醒了后实在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我今天再过来看你。下面落了个款,邵笛。

老土。项洛阳在心里笑骂道,可是手指却止不住地在那两个字上摩挲。出神地看了一会儿,他才小心地放下纸,拿起手机翻到邵笛的电话,又顿了顿没按,换到了短信界面输了:我醒了,没什么事休息一下就好,你今天不用过来了。短信刚发出去,手机就响了起来,熟悉的号码在屏幕上闪烁,他愣了几秒还是接了。

“醒了?有没有不舒服?”邵笛的话在接起的瞬间快速地传过来。

“还好,你不用担心。”项洛阳怕他真跑来看他,“我还没睡饱,不跟你说了。”

“哎,”邵笛赶紧喊了一声,“那你睡醒了再给我打电话。”项洛阳胡乱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项洛阳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和邵笛的结合,也可以任由自己沉溺在欲海里,他甚至希望邵笛不要这么爱惜地对待他,因为邵笛的每一份温存都让他无法去想象将来邵笛会有多恨他。他不害怕邵笛恨他,但是他害怕这种恨会反噬邵笛,给他一个痛苦的后半生。可是……说这些都太晚了,从他引诱邵笛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已经不能回头了。算了,这些年来他不都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吗,富贵险中求,过一天是一天。

正胡乱想着手机又响了,他接起来,鲁宁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项总,你这贷款到底什么时候还啊,我可跟你说啊,梅小美我已经让她走人了,你别再玩什么花样。”

项洛阳翻了个白眼,“老鲁,你不要威胁我啊,你别忘了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鲁宁立马顺杆爬,“是啊,还不上钱对你有什么好处?啊?你也不想想,我要是能给你拦下来我不就拦了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还真想去蹲监狱不成啊?”

“说什么呢?”项洛阳不高兴了,“你别急,我有办法。”

“真有?”鲁宁被他诓的次数太多了,不敢随便相信。项洛阳嗤笑了一声,“你放心,我不是为了你,我也得为我自己啊。”鲁宁听到这儿,也不再多说什么。

项洛阳挂了电话,想了一阵,又拨了个号码。“之前那个乞丐的丧事办的怎么样了?”项洛阳闭着眼懒懒地问。手下立马如实汇报了一下情况,项洛阳听完又问,“胡亥回国了吗?”“没有,不过快了。”项洛阳缓缓地睁开了眼,“好,等他回来了之后,让他第一时间过来找我。”


邵笛本来那天之后总想再去找项洛阳,可一来是队里的事走不开,二来是项洛阳也不像之前那样撒娇缠他,倒让他找不到一个借口翘班。邵笛抱拳站在窗口边出神,心想不会是那天做的太过火了惹项洛阳生气了吧,毕竟被做的下不来床确实不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又想起那天两人的无休无止,邵笛忍不住咳了一声来掩饰自己加快的心跳。

院门口开来了一辆奔驰五百吸引了邵笛的注意,他们九中队门口除了项洛阳很少见到这么好的车。他正好奇呢,手机就响了,门口警卫的电话,“邵队长,您同学来找您。”邵笛皱了皱眉,他不记得除了项洛阳之外他还认识什么大款同学,“什么同学啊?”

警卫愣了一下,“就是项洛阳啊。”邵笛“啊”了一声,然后又说了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出去。邵笛走到门口的时候项洛阳正靠在车上笑看着他,“上车。”

邵笛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又打量了一下车,“又换车啊?”项洛阳挑了挑眉,示意他上车。两人刚上了车,项洛阳就开始嘚瑟,“怎么样?有个有钱的男朋友是不是特别幸福?”邵笛笑了一声,“少来你,”把身体往项洛阳的方向凑了凑,压低声音,“我还是觉得有一个肯让我做的下不来床的男朋友比较幸福。”

项洛阳勾了勾嘴角,眼角也跟着微微上翘,“不要脸。”

“我不要脸?”邵笛一副震惊的表情,“我只是为了向某些人证明我到底是不是个男人而已。”邵笛顿了顿,又补充道,“刚还没来得及问你,看起来恢复的不错啊。”

项洛阳翻了个白眼,“你现在知道关心我了?早干嘛去了?我下不来床的时候你在哪儿啊?”

“哎我说,”邵笛侧过头,一脸的莫名其妙,“你有良心吗?我这几天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被你拒了多少次?你这人怎么这么……”

项洛阳瞟了他一眼,没等到下文,“想说我什么?”邵笛不接招,“没什么。”项洛阳“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腹诽。”

邵笛手架在车窗框上,笑出声来,“我真拿你没办法。”望了两眼窗外的风景,“去哪儿啊这是?”项洛阳笑了笑,“到了你就知道了,我有正事儿跟你说。”

到了茶馆坐下,邵笛还没来得及对着三千块一壶的茶感慨就被项洛阳的话呛到。

“你让我们九中队给你运你的青花瓷?你没毛病吧。”邵笛放下茶杯,忍不住说,“我们是皇家运输队,你真当我们快递啊,还接私活。”

“我知道,”项洛阳凑过来,“那要是上面给你们下这个单呢。”

“那没问题啊,我们是接命令做事。”邵笛又疑惑地问,“好好的,你运它干嘛?”

项洛阳抿了一口茶,“我送去一个展览,让大家开开眼呗。”见邵笛依旧一副探究的目光,明显的不信,便扬了扬眉,“怎么了?你不是说我这个人就喜欢作秀吗,运我自己的古董又不犯法。你现在连我沽名钓誉都要管了?”邵笛被他说得直摇头,“行行行,你有理,我说不过你。”


 
评论(8)
热度(15)
  1. cosevcomolaw 转载了此文字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