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押运】【邵项】缠绵游戏(十二)

一些预警:极圈、污、改原剧、OOC都有。


十二

 

邵笛站在院子里,思虑良久,还是拨了一个电话给项洛阳,没人接,邵笛又拨了一个,还是没人接。他没放弃,忍着心底的焦虑,直到第五个的时候,项洛阳终于接起了电话。

“……喂?”虚弱无力,并且喝多了,这是邵笛听到电话那端项洛阳的声音作出的第一个判断。他不自觉地皱紧了眉头,“你在哪儿?”电话那端不说话了,只余下两人呼吸的声音。
“项洛阳?”邵笛在长时间的静谧后忍不住喊了一声。

“邵笛……”项洛阳带着哭腔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到邵笛耳里,“邵笛……邵笛……”那人的声音渐渐地小了下去,变成了一种类似动物的呜咽。邵笛捏着电话的手都开始微微颤动,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告诉我你在哪儿。”

项洛阳低低地笑了起来,哭和笑混合起来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怪异,“我……我在……在我们第一次……第一次做的地方,”项洛阳又笑了起来,“……你还记得吗?”邵笛怕他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赶紧说,“当然,我过去找你,你等着我。”

邵笛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会所,冲进了会客厅才发现没人,他又冲出去按了电梯直奔项洛阳的房间。敲了好一会儿,门才缓缓打开,邵笛推门进去,项洛阳靠在墙上看着他,眼睛又红又肿,“你来啦。”

“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邵笛看着项洛阳这幅样子,质问的话语里语气却只有怜惜,项洛阳只是吃吃地看着他笑,脚步虚浮。邵笛也不多说,上前两步打横把他抱起来,项洛阳也不闹,乖乖地窝在邵笛怀里任他将自己放在床上,却在邵笛起身的时候猛地抓住他的袖子。

“别走,”项洛阳眼泪又开始往下掉,“邵笛……求你了,别不理我。”邵笛蹲下来温柔地抚摸他的头发,“我去给你倒杯水。”项洛阳摇着头,“我不要水……不要,我就要你……就要你……”

“好好好,我不走。”邵笛擦了擦项洛阳脸上的泪,“我就在这儿陪你,好不好。”项洛阳这才点了点头,因为太过疲劳最后还是支持不住缓缓地睡了过去,可是手却一点也没有放松。邵笛只好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等项洛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后的深夜了,他皱着眉忍受着过度饮酒带来的撕裂的疼痛感,适应了一会儿才转头发现邵笛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你一直在这里?”邵笛点了点头,项洛阳闷哼了一声,动了动眼睛,窗户盖的严实看不到外面,“几点了?”

邵笛抬表看了看,“刚十二点,你继续睡吧。我不走。”项洛阳摇了摇头,挣扎着要起来,邵笛赶忙扶他起来,将枕头垫在他背后。项洛阳拉着邵笛的手,摩挲了一会儿才开口,“对不起。那天……我不该那样讲话。”

邵笛笑了,“没事,我还不知道你吗,你呀,”他又像往常那样捏了捏他的鼻子,“你就是嘴硬。”项洛阳也笑了,又问,“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邵笛没想到他会问,看着他叹了口气,“我们队里一个老人去世了。他……他年轻的时候,为了对国家的忠诚,把他爱的人送进了监狱。”项洛阳垂下眼帘,“所以你害怕了。”

邵笛捧起他的头,四目相对,“是,因为我了解你,而这种了解让我害怕。我怕我会失去你,会像他一样靠回忆去渡过余生。因为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来不及了,你明白吗?”

项洛阳点了点头,“我知道。”邵笛把手放下来握着项洛阳的手,坐的近了一点,轻声地说,“你都挣了这么多钱了,你也有这么好的名声了,还不够吗?我就要你给我一句保证而已。”项洛阳看着邵笛恳切的眼神,他真想答应他,可他还是眨了眨眼,转过头去,“邵笛,你不懂,你根本就不懂。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了……”

邵笛扳过项洛阳,“你怎么会一无所有呢?你有我,不行吗?”

项洛阳眼里又蓄上了泪水,“邵笛,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以前是怎么过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你有钱他们才会尊重你,我才会觉得安全!你知道吗?”

“项洛阳!”邵笛忍不住大喊了一声,顿了顿,语气又放缓了些,“你听我说,因为钱而尊重你的人,就会因为你没钱而唾弃你。你即使得到了这些人的尊重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些年,你有了这么多的冰冷的数字陪着你,你真的觉得安全了吗?”

项洛阳叹了一口气,无助地笑了一声,“你说的我都明白,但那又怎么样呢。钱不可靠,那人呢?那你呢?你能保证你会一直陪着我,不离开我?邵笛,就你那个工作,我就不说要你挣多少钱了,你甚至连每天出现在我面前都做不到,你用什么让我觉得安全?”

邵笛低下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眼神坚定地看着项洛阳,“我可以离开九中队。”

项洛阳睁大了眼,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我说,”邵笛眼里没有一丝玩笑的意思,“我可以离开九中队。你只要答应我这一件事,别的我都听你的。”项洛阳看着邵笛,看着看着就笑了,笑的眼泪都跟着流了出来,他无法控制地用双手掩住脸,他不想让邵笛看到自己这样,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面前这个人——这个这么爱他的人。

项洛阳太明白九中队对于邵笛而言意味着什么,就如同金钱和地位的重要已经深入自己的骨髓一样,九中队就是邵笛的半条命,是他这半生来最值得骄傲的事业。而他竟然愿意为了自己放弃九中队,放弃自己的前半生,为了换来跟自己的后半生。

邵笛叹了口气拉开项洛阳的双手,把他抱进怀里,顺着他的后背,“小哭包,再哭眼睛就不要了。”感觉到项洛阳也用手紧紧抱着自己,邵笛忍不住感叹,“这样多好,每天,我每天都回来,抱着你入睡,你说好不好?嗯?”

好。项洛阳在心里回答,邵笛,如果我早一点和你在一起,那该多好。你就像光,可以融化这世上所有的寒冷,照亮所有的黑暗,也许也能够改变我,但是太迟了,现在,太迟了。

项洛阳从邵笛的怀抱里轻轻退出来,献上自己的唇,然后说,“我们做吧。”


———————————————————————————————

一个解释:其实邵笛在原剧里也有考虑过离开九中队的事情,所以我比较欣赏邵笛的另一点也是,他虽然很正直忠诚,但是他还保有自己的人性在党性之前,并非是很标签化的那种忠直,不过他在原剧里的考虑当然不是因为项洛阳,这里就是剧情需要啦。

 
评论(9)
热度(18)
  1. cosevcomolaw 转载了此文字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