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押运】【邵项】缠绵游戏(九)

一些预警:极圈、污、改原剧、OOC都有。

另外预警一下,陶涛上线,cut里出现应该不多,但原剧里是比较重要的角色。设定我挺喜欢,年轻时候李晨自然的演技也比较欣赏,所以写了。

我没有虐项总啊 只是他容易表现的受伤而已(邵队是个内敛的男人(够



难得一见之后,两人又各自忙起来。邵笛忙着查夜总会,项洛阳忙着拖银行的贷款,正得意于自己的先见之明,把梅小美成功地送到了鲁宁的怀里,就从略过的车窗外看到了等出租车的陶涛。项洛阳让司机把车停过去,按下车窗,“去哪儿?这儿挺难打车的,我送你吧。”

陶涛本不想上项洛阳的车,可队里喊得急,他环顾四周,又确实不好打车,只好开门坐上去。两人随意地聊了几句,项洛阳突然提起,“你身手不错,上次你跟着那个左毅然,还跟我手下动手了。有没有兴趣来我公司?”

陶涛看了他一眼,“给你做保镖?”项洛阳挑眉点点头,“一个月六千。”

“我虽然不是个好兵,”陶涛摇摇头,“但我们队长很喜欢我,君子不夺人所爱。”项洛阳笑起来,邵笛带出来的兵果然跟他一样的臭脾气。他凑过去压低声音在陶涛耳边说了一句话,陶涛侧过头看着眼前放大的这张脸,突然觉得语塞。他猛地别回头去,盯着前排的椅背不再说话。

项洛阳看着陶涛红起来的耳朵,又挪回了自己的位置,好整以暇地找了个舒服的角度靠着。等开到了九中队门口,项洛阳喊住了已经下车的陶涛,趴在放下了车窗的窗框上,“哎,帮我叫你们队长出来。”

陶涛看了他一眼,转身进去了。没一会儿,邵笛就走了出来,“你怎么跟他一块儿?”项洛阳还保持着下巴枕着自己胳膊的姿势,“顺路。你有空吗?”

邵笛皱了皱眉,“没有。”

项洛阳眨了眨眼睛,“晚上呢?”邵笛表情仍然显得很为难。项洛阳难得没有纠缠,“行了,你忙吧,我走了。”

邵笛看了一眼前排的司机和手下,低头凑过来小声问,“没生气吧?”项洛阳笑了笑,眼睛亮晶晶的,神情狡黠,“我得学乖一点,免得你又像上次一样罚我。”邵笛也笑了,快速地揉了一下项洛阳的头发,“这么听话,等我不忙了再奖励你。”

项洛阳眨眨眼,“奖励我什么?”邵笛眼神变得有些火热,“你说呢。”项洛阳故意伸出舌头沿着嘴唇从下到上舔了一圈,满意地从余光里注意到邵笛有鼓起之势的部位,直起身子心情顺畅地跟他扬了扬手,让司机开车走了,留下邵笛独自处理被他撩拨起来的欲望。

没过两天,本以为邵笛忙起来又是很久不会找他,正赖在自家宽大舒适的沙发上无聊的项洛阳随手摸过响起的电话瞟了一眼,熟悉的号码在屏幕上闪烁,项洛阳立马面目含笑地挑开手机盖,“喂?”慵懒的声音把那个ei的音无限地拉长。

“你在哪儿?”邵笛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项洛阳也没多想,“在家啊。”电话那端的邵笛沉默了一会儿,“我想见你。”项洛阳猛地从靠着的姿势弹起来坐在沙发上,“我在家等你。”邵笛“嗯”了一声,挂了电话。项洛阳把电话随手扔在沙发上,站起来走了两圈,然后到酒柜里拿了一支价值不菲的红酒,开了倒在醒酒器里放着。等邵笛到了就正好能喝了,项洛阳这样想着,又忍不住开心起来。 

邵笛很快就过来了,项洛阳还趁着空档冲了个澡,门铃响起来的时候头发还没有擦干,项洛阳放下毛巾随意地撩了两下湿湿乱乱的发型,穿着松散的丝质的睡袍打开了门然后顺势倚在了门框上。

但邵笛却没有他意料之中看到他之后急不可耐或是欲火焚身的样子,相反,他看上去很悲伤,眼神里充满了痛苦和纠结,这些情绪即使在看到项洛阳敞着的领口和下摆里若隐若现的大腿后也没有丝毫的改善。项洛阳忍不住直起身来,走到他面前,“邵笛,怎么了?”

邵笛还是看着他,什么也没说,然后缓缓地将他抱进怀里,把头低低埋在他的颈窝。项洛阳很少会看到这个人无助,大多数的时候他都是那样一副正义凛然一身傲骨任什么也不能击垮的样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邵笛,只能抬头抚顺他的后背,轻声跟他说,“进去吧,外面挺凉的。”

项洛阳的声音和他耳边还没干透的湿发让邵笛反应过来,他放开项洛阳,才注意到他的衣着,忍不住皱了皱眉,伸手拢了拢他大开的领口,“你怎么穿这么少。”项洛阳自知现在也不像是一个调情的好时机,自然不会说自己是专门穿成这样来勾引他的,顺着邵笛的动作也拉紧了原本只是挂着的腰带,“我这不刚洗完澡吗。”然后拉着邵笛的手往里走。

把邵笛按在沙发上坐下,项洛阳转身拿了醒酒器和两个高脚杯,看了一眼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邵笛,倒了两杯酒,“你们中队没出什么事儿吧。”邵笛没答,只仰头灌了酒。

“你喝白酒呢,”项洛阳白了他一眼,“你知道我这酒多贵吗?” 

邵笛苦笑了一下,“舍不得啊?”项洛阳右手拿着酒,左手支着沙发靠过来,柔情似水地看着他,“你高兴,多少钱我都舍得。”邵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看了很久,然后用手顺了顺项洛阳的头发,“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项洛阳侧头把脑袋往邵笛手上靠了靠,“你说。” 

“不管将来你遇到什么问题,”邵笛顿了顿,“都不要做任何踩界和违法的事情,好吗?”

项洛阳嘴角动了动,放下了酒杯,盯着茶几光可鉴人的表面,良久才语气冰冷地说,“我要是做了,邵队长会亲自来抓我吗?”

邵笛猛地扳过他的肩膀,逼得项洛阳不得不直视他,“项洛阳,你扪心自问,我的要求过分吗?你的命就只是你一个人的吗?你想过我吗?”

项洛阳猛地打开邵笛的手,站了起来,“邵笛,你第一天认识我吗?我这个人就这样,富贵在天生死由命。你要我替你想,好啊,我知道你看不上我这样的人,你不就看上我这张脸了吗?”项洛阳越说越激动,“那有什么难的?这世上比我项洛阳长得漂亮床上功夫好的人多了去了!你需要我介绍几个吗?”

邵笛坐在那里,脸上的表情也随着那些刺骨的话语变得冰冷。等到项洛阳终于说完了,用那双柔起来能让人恨不得溺死进去,发起狠来又像冷箭一样无情的眼睛看着他,邵笛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是挺可笑的。你早就知道他是个什么人了,不是吗,邵笛对自己说,你还一头栽进去。他自嘲地笑了笑,最后看了项洛阳一眼,一言不发地起身走了。直到传来门被关上的声响,项洛阳才像回过神来一样,颓然地坐在了地上,任眼泪流了满脸。


 
评论(19)
热度(22)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