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押运】【邵项】缠绵游戏(六)

一些预警:极圈、污、改原剧、OOC都有。

看到锁门你们一定知道下一章会发生什么吧 等我开车



 

邵笛之后确实时不时给项洛阳打电话,但是部队纪律严明,他们仍然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见面。闷闷不乐的项洛阳只好在会所里一个人打壁球。打完了才发现鲁宁在外面等他,他随意地擦了擦汗就坐了下来,两人寒暄了几句,鲁宁突然问道,“上次你说的你那个同学邵笛,你跟他关系怎么样?”

项洛阳愣了一下,很快便说,“你也算是他上级,有事儿你直接吩咐他就是了。”

“嗨,”鲁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不是,私事儿吗。”

项洛阳挑了挑眉,“是吗?什么事儿啊?看我能不能帮帮忙?”

鲁宁便不再客气,“是这样,我有个外甥女,以前跟他处过一段时间,后来两人分手了,这不最近我这外甥女也不知怎么的,又想回去找他,结果见了一面回来就哭哭啼啼的,我看这邵笛,像是不大乐意啊?”

项洛阳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心说这不废话吗,有我在他能乐意吗。可面上他还是装着一脸的亲切,“哦,是这样啊,那行,我回头跟他说说。”鲁宁得了项洛阳的话,也立马点点头,表示安心,见没什么别的事,也就走了。

鲁宁刚走,项洛阳就不满地翻了个白眼,什么人呐,分都分了这几年了,这时候想起来吃回头草了。那个女孩的事情,当年项洛阳也多少了解一点,典型一个嫌贫爱富,这种人也还有脸回来找邵笛,项洛阳想想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可毕竟那女孩跟邵笛也算处了有一段了,邵笛就算现在没有多爱她,心里也未必能完全绝情。想到此,项洛阳转了转眼睛,拿出手机给邵笛打了个电话,“你干嘛呢?今天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邵笛低低地笑了一声,“我不是昨天给你打过了吗?”

项洛阳不自觉地撅了撅嘴,“那你昨天还吃饭了,今天就不用吃了吗?”

“无理取闹。”邵笛斥了他一声,可语气却不凶,反而很宠溺。

“最近有没有什么人去找你啊?”项洛阳没有纠缠于之前的话题,不经意地步入正题。“找我?什么人找我?”邵笛一头雾水。

“比如说……”项洛阳拉长了尾音,“前女友什么之类的?”邵笛一愣,才反应过来他是说扈小曼,但是……“你怎么知道?你不会找人跟踪我吧?”

项洛阳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我才没那么无聊,是她舅舅鲁宁跑来找我做说客。让你对人家好点,我话可是带到了啊。”

邵笛还不明白项洛阳那点小心思,“哟,你是来当说客的?那既然鲁宁都把你给搬出来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我是不是应该从善如流啊?”

“邵笛!”项洛阳果不其然立马在电话那头炸了起来,邵笛爽朗的笑声也随之传来,只当他又在发小孩子脾气,“行了行了,我不跟你闹了,我还忙着呢。”没等项洛阳回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喂!”项洛阳看着手机,还敢挂我电话了?项洛阳不高兴地甩了手机,随手拿起一些收购的企划案翻翻,看到一个模特公司的案子,项洛阳有点印象,好像今晚还有个走秀?项洛阳又看了一眼手机,反正邵笛也没时间来陪他,不如就出去玩玩好了。这样想着,项洛阳起身拿起西服穿上,整了整仪容,带着俩手下就去了。

项洛阳本身是没什么兴趣看这些时装秀的,不过舞台上的女孩倒是让他陷入沉思。想想邵笛这样一个人都能爱上他项洛阳,把他在心底一放这么多年,可见脸是多么的重要啊。项洛阳又想了想自己还欠着的银行债务,觉得十分有必要来一个曲线救国。于是,他挑了这批模特里长得最盘靓条顺的一个去献花,顺便约谈个广告什么的,后面的事再慢慢来。项洛阳坐在车里等她,听手下人说这姑娘还比较傲,未必肯来挣这个钱。起先他也不在意,来就来不来就算了,可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才发现外面还有三个人在等人呢。有两人打打闹闹一看就是陪人来的,另一个一脸焦急的样子,刚看到那个模特在大厅里往外走就一脸的急不可耐。

哟,男朋友啊。再仔细一看,哟,这不是邵笛手下那个少尉左毅然吗?项洛阳这个蹚浑水的心蹭的就冒上来了。亲自下车来邀人,模特显得有些犹豫了,项洛阳明显地看到了左毅然脸上恨不得揍他的表情,手下那俩跟班更是年轻气盛,差点就没忍住动起手来。项洛阳一脸“你们还年轻”的表情,把那模特迎上了车。敞开的车窗外灌进来冷风,项洛阳在黑夜里得意的笑了笑,邵笛,这次我就不信你还不主动来找我。

诚如项洛阳所料,没过两天他联系邵笛的时候,邵笛果然怒气冲冲地叫他等着,说自己马上来见他。项洛阳把电话从耳边拿到面前盯了一会儿,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然后啪地合上了手机盖。

邵笛本来一脸怒气的跑来找他,结果项洛阳偏偏摆了一大桌子在这儿讲故事。邵笛只好忍着等饭局结束,立马拖着项洛阳进了一个包间,顺手锁上了门。项洛阳睁着一双无辜地眼睛瞪着他,“怎么了邵笛?”

“你别给我装啊,项洛阳。你那天晚上把梅小美带哪儿去了?”邵笛指着他没好气地问。终于问到正题了啊,项洛阳心里窃喜,但面上还是一脸纯良,“我能把她带哪儿去啊她这么大一个活人,不就谈个广告生意吗?这都不行?”

“就是谈生意这么简单?”邵笛怀疑地看了看他。项洛阳立马不乐意了,“邵笛,你什么意思?啊?你怀疑我背着你跟她乱搞?是,我项洛阳人品是不怎么样,但我还没那么廉价。”

邵笛其实心里知道项洛阳不会跟她怎么样,他故意给左毅然难堪说到底也就是为了引起自己注意。邵笛伸手碰了碰项洛阳的手臂却被甩开,只好说,“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你明知她是左毅然的女朋友你还故意把人带走,你叫人左毅然怎么想。”

项洛阳不屑地翻了个白眼,“那我管?为了你手下一个兵,你就这么冲我大呼小叫的。”看他气鼓着脸,邵笛也不想再用争辩破坏难得的见面,伸手从后面环住项洛阳,“好了好了,你弄得我里外不是人,你还生气了。”项洛阳哼了一声,挣扎了两下却挣不开那有力的双臂,邵笛好笑地凑到他耳边,“你做这么多不就想见我吗?我时间可不多,你再闹等下别后悔。”


 
评论(16)
热度(17)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