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押运】【邵项】缠绵游戏(一)

一些预警:极圈、污、改原剧、OOC都有。

另外:会出现适当剧情和相关人物,只看cut可能不熟,感觉不影响理解。

就是单纯想写一个需要很♂多♂爱,于是就被狠♂狠♂爱的项总。



邵笛很久没见过项洛阳了,从项洛阳变得越来越发达,同时也越来越陌生开始。虽然这期间项洛阳从来没有停止过时不时地联系他,但他总是刻意地去回避碰面,好在他是一个任务特殊的武警,推脱起来理由甚多。

其实邵笛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他不愿意见项洛阳,事实上,他喜欢项洛阳,或者说,喜欢过。这是他从来没有对人吐露过的内心深处最隐秘的秘密。学生时代的项洛阳纯粹,干净,家境虽不好,但是人很积极进取。可混迹商海的这些年,这些积极进取变得有些不择手段。偶尔的见面之中,他总能感受到项洛阳身上无意识散发出的阴霾气质,以前他还会旁敲侧击的提醒一下项洛阳不要做什么踩界的事,但项洛阳总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嘴角挂着嘲讽的、可有可无的笑容,和那个记忆里笑起来灿烂如阳,眼里似有星辰闪烁的青年已然不是一个人。他慢慢也就放弃了,他知道,他改变不了谁要变成什么样子。他唯一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在他心里去维系记忆里的那个人美好的样子。

可是今天有些不一样。往日项洛阳打电话来约他,约不到也就作罢,和今天在九中队门口一开口就豪掷两万,还非要带出自己的名字对比,邵笛就立时觉得不同寻常。果然到了他值班时间结束,项洛阳的电话如约而至。他过去也领教过当项洛阳非要见到他时的不罢不休,所以没有拒绝,欣然应约。

“你快点啊,我等你。”他听见电话另一端项洛阳变得有些轻快的声音震动他的耳膜,他的大脑分辨着这句话里的语气,令他甚至错觉似的以为过去那个拉着他到处玩闹的青年又回来了,他总是那么急不可耐又欢快的往前冲,不断地回头催促在后面的自己。邵笛放下电话,没发现自己也像过去一样,露出那样无奈又宠溺的温柔神情。

过去的时光,可真好。邵笛这样想着,换上了便装出门。

项洛阳带着邵笛进了一间私人会所,一进入大厅就是金碧辉煌的装修,昭示着来到这里的人是什么样的阶层和身份。他心不在焉地听着项洛阳向他炫耀这里的会费一年要多少钱,跟着他在一个私密的会客间里坐下。邵笛看着项洛阳靠在舒适的椅背上,灌了一口红酒,他没有说话,他知道项洛阳不会无故来找他,所以他在等他先开口。

项洛阳笑了笑,微微斜着头眼神向上往向邵笛,良久才开口道,“你知道吗,我今天结婚了。”语气听起来平静无波,似乎说的是一件与自己不甚相关的事情。邵笛随意搭在腿上的手却无意识地缩紧了一下,但他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他想象过很多次某一天项洛阳告诉他这个消息的画面,他也在脑海里为自己演练了千百次,所以他按着他预设的剧本举起面前的酒杯,怀着一种既悲伤又释然的心情,“是吗,那恭喜你啊。”

项洛阳的眼神转而落在邵笛举起的酒杯上,为了掩饰自己手臂微微的抖震,他向前倾身,兀自碰了碰项洛阳的酒杯,然后仰头喝了一口。等他放下酒杯,看到项洛阳正一脸意味不明地盯着他,他正想说些什么,却被抢先一步,“你真的恭喜我啊?”那个“啊”的尾音被拉的有些长,语调上扬,邵笛一阵心烦意乱,语气也有几分不善,“怎么?你不想我恭喜你?”项洛阳保持着微笑,可眼神却变得冰冷,“跟一个不爱的人结婚,有什么值得恭喜的吗?”

原来如此。邵笛哼了一声,“我早就告诉过你,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都能拿钱换到的,你自己选的,你就没资格怨谁。”项洛阳又仰头喝了一杯,手架在座椅的扶手上,用手支着头,语气竟然还有些撒娇的意味,“你不像以前那么心疼我了,邵笛。”

邵笛别过脸去,看着落地窗外庭院里的夜景,陷入沉默。在项洛阳以为他都不会再开口的时候,他却突然声音晦涩地说,“你也不是以前的项洛阳了。”项洛阳眨了眨眼,握着酒杯的手忍不住收紧,长长的睫毛低垂隐藏了他真实的神情。邵笛回过头,看了两眼垂目沉默的项洛阳,站起身来,“好歹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早点回去吧。”走过项洛阳身边的时候,却猛然被抓住手臂,“别走,”项洛阳的声音黯然带着哀求,“别走,陪陪我。”

邵笛紧皱着眉,一阵气闷,他告诫自己不能心软,于是语气强硬地开口,“松手。”项洛阳却拽的更紧了,侧过来仰头望着他,“就今晚,行吗?”示弱的语气和手臂上传来的热度让邵笛手心冒出汗来,他低头看着项洛阳,橙黄色的灯光经过他的双眸在表面形成一片粼粼波光,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邵笛动了动喉结,却还是冷淡地说,“项洛阳,你别这样。”

邵笛冰冷的态度让项洛阳有些期待的目光变得发狠,他冷笑了一声,“为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吗?”这句话令邵笛的瞳孔猛地收缩,他下意识地反驳,声音里充满怒气,“你胡说什么?”项洛阳松开了他的手,向后靠着,目光仍然紧紧锁在邵笛脸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看起来很自得,眼神里却蔓延着一种孤傲和决绝,“怎么了?你不敢承认?堂堂一个武警上尉,敢做不敢当?”秘密被揭开的尴尬让邵笛恼怒,忍不住有些咬牙切齿,“我做什么了?”项洛阳的笑意更深,“你亲过我。”看着预料中邵笛瞬间愕然的表情让他心情大好,“看来我演技很好,你真以为我那时睡着了,是吗?”

邵笛只觉得胸腔里怒火在燃烧,一部分原因是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秘密被揭穿,还是被当事人揭穿,这让他既尴尬又羞恼,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个当事人,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人。大学时代他总是既害怕又期待地幻想,项洛阳会不会有一天有所发觉,然后跑到他的面前来质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他一定会坦然承认,告诉他,是的,我喜欢你。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无论他答应与否,他都会欣然接受,也会一如既往地对他好。可毕业之后,他渐渐明白项洛阳跟他不是一类人,他要的生活根本不是自己能给他的。他想,就这样吧,也好。

可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他早就知道,却一声不吭,只有自己像一个白痴一样。他不介意项洛阳出于任何原因不捅破这层纸,但他痛恨项洛阳跟别人结了婚还要来利用自己的爱。他摇了摇头苦笑,也许他一直以来就是这样一个人,只是自己始终不愿意相信罢了。他望着项洛阳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说,“项洛阳,你记住,这话我只说一次。”项洛阳看着邵笛冷静下来后,异常认真的样子,眼底透露出了一丝惊慌。

“我爱过项洛阳。”邵笛加重了“过”字,在提到“项洛阳”三个字的时候神情有些恍惚,似乎陷入某些回忆,可很快他淡定下来,然后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但你已经不是他。”

“我们以后别再见面了。”


 
评论(20)
热度(43)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