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短篇】明月何时照我还

     作者说,人生最难过也是最幸运的,大概就是相遇相爱相失,却不能相忘。


(一)

     “老齐,老齐?”大浦拿手在齐佩林面前晃了晃,“想什么呢?”

     齐佩林这才回过神来,“没什么。”侧目便看到孙大浦的小胖闺女端了一盘精致的月饼来,一边盯着手里端着的月饼,一边又记着妈妈的话很乖地对齐佩林说,“齐叔叔,吃月饼。”

     齐佩林笑了笑,从盘子里拿起一个后对小丫头说,“谢谢。”

     小丫头又转头望了望孙大浦,一脸询问的样子。大浦蹲下来宠溺地摸摸自家闺女的小脑袋,“爸爸不吃,都给你吃。”小闺女立马笑开花儿地跑走了。

     “大浦,你这样儿可不行啊。你自己胖就算了,再把这丫头养的跟你一样胖,长大了她就要怪你了!”齐佩林打趣道。

     大浦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了,“她想吃,当爹的哪儿舍得不给啊。”

     齐佩林想想大浦这心软的性格,便不多说,默默地吃了一口手里的月饼,莲蓉味的,真甜。


(二)

     齐佩林吃完月饼便起身告辞,孙大浦想留多他一阵,他却执意离开。两人走到门口,齐佩林便不准他再送了,“行了,回去好好陪会儿媳妇儿孩子,今天是家人团圆的日子。我再打扰,弟妹该有意见了。”

     “那不能,”大浦急急忙忙地说,“老齐,你就是我们的家人。”

     齐佩林看着大浦好一会儿没说话,最后笑着点了点头,拍了拍大浦的肩头,“谢谢。”大浦也真诚地笑了,“兄弟间,不说这个。”齐佩林又点点头,跟孙大浦挥挥手示意再见后便转身走了。

     从大浦家里出来,齐佩林走在寂静的街道上,路上虽寥寥无人,可每一扇窗户里透出的灯光却提示着屋内温馨的气氛。齐佩林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十五的月亮,真圆。


(三)

     齐佩林漫无目的地散着步,前面突然有扇门开了,一对父母带着小孩从里面出来,小女孩还依依不舍地冲门里挥手。齐佩林停下脚步,直到大门关上,前面依稀传来那母亲和小女孩的对话。

     “今天爷爷教你的诗你记下来了没有?”

     “嗯!”小女孩得意地点点头,奶声奶气地背了起来,“昔年八月十五夜,曲江池畔杏园边。今年八月十五夜,湓浦沙头水馆前。西北望乡何处是,东南见月几回圆……”

     小女孩的声音随着渐行渐远的身影低了下去,直到听不见,齐佩林却仍停在原地不由自主地补上了那消失在这寂静夜里的尾联,“昨风一吹无人会,今夜清光似往年。”

     这诗写得,真好。


(四)

     1947年9月29日 中秋佳节

     刘新杰从谭忠恕家里出来时,四下一片漆黑静谧,但他仍然敏锐地察觉到了停在不远隐蔽处的熟悉的车,还有那个靠在车门前百无聊赖地抽着烟的人。他看不清齐佩林的表情,只看到烟头的忽明忽暗。

     刘新杰慢慢走了过去,直到适应了黑暗的环境,才看见齐佩林正笑看着他。等他走近,齐佩林熄了烟,绅士地打开车门,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刘新杰面上虽很嫌弃,却还是上车坐好。齐佩林关上车门,小跑着上了驾驶位开了出去。

     刘新杰放下车窗,冷风灌了进来,他眯起眼睛有些享受地靠在座位上,齐佩林侧头看了看他,以为他睡了的时候,却听到刘新杰懒懒地声音传来,“大驴脸,你等多久了?”

     齐佩林随口接道,“没多久。”

     刘新杰调整了一下靠着的姿势,“你吃饭了吗?”

     “吃了。”

     刘新杰狐疑地看着他,齐佩林才笑笑说,“我一个人随便对付点儿就成了,还大摆一桌啊?”

     刘新杰把头转回去望着车窗外没再说话,他觉得齐佩林,真傻。


(五)

     两人把桌子和躺椅都搬到阳台上,吃着月饼,喝着酒,望着月亮,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齐佩林一只手绕过刘新杰抱着他,刘新杰没有像往常那样推开他。

     良辰美景,爱人在怀。

     齐佩林觉得再没什么比这更值得让他开心的了。以前他不懂怎么会有人爱美人不爱江山这么蠢呢,现在他想,那是他还未曾遇到一个让他真心喜爱的人。

     “新杰。”

     刘新杰缓缓睁开微眯着的眼睛。

     “新杰。”

     “嗯?”刘新杰发出一声带着鼻音的漫不经心的应答。

     “新杰。”

     “干嘛?”刘新杰终于忍不住侧头看了他一眼。齐佩林收紧了手,把头轻轻挨在刘新杰细软的头发上,“没什么,我就是想叫叫你的名字。”

     刘新杰愣了两秒钟,然后垂下眼帘,“齐佩林,你真无可救药。”


(六)

     十九年后。

     大概没人会想到,这个已经成为被下属敬畏,被对手害怕,思维敏锐,手段狠厉的齐局,站在这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直到被心里一阵阵的绞痛袭来,才缓缓地坐到了路边的台阶上,双手掩面,压抑而颤抖地哭了起来。

     他想起十九年前那个中秋月圆夜,他抱着刘新杰,对他说,“新杰,你知道吗,每十九年阴历和阳历的日子就会重叠一次。十九年后的今天也是中秋节。”

     “那又怎样?”

     “十九年后的9月29号,你说我们还会不会一起过中秋?”

     “你觉着呢。”

     “我觉得会。”

     …………

     十九年了,他仍然没放下,没有一刻放下过。当眼泪顺着指缝间流出,他对自己说,齐佩林,你可真没出息。

     可他又对自己说,臭小子,真想你。


(七)

     其实十九年前,刘新杰就知道,他们一定不会一起过这个十九年后又回到公历9月29日的中秋了。

     但齐佩林不知道,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幸运地,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那个被他抱在怀里不肯松手的,那个名字被他无数次念着也不厌倦的,那个被他深深爱着的刘新杰,在十九年后的这一天,在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里,在大洋的彼岸,在一场信仰崩塌的浩劫里,逝世。

     1966年9月29日,这是文革开始后的第四个月。

     刘新杰也想起了十九年前,他们在月光下静静相依的那个夜晚。那时的月亮就和今天的一样圆。

     “劝君更尽一杯酒……”

     临终前,刘新杰有些后悔那时没有和齐佩林再多喝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人生匆匆,总来不及好好相遇,人生漫漫,却无法好好道别。

     真遗憾啊。


                      ——comolaw写于2015年9月29日


 
评论(6)
热度(27)
  1. 灵鹫comolaw 转载了此文字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