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十八)

(十八)

     齐佩林下了台阶,又在刘新杰面前拿回彩头,便又恢复从前的架势春风满面地往刘新杰办公室跑。今天快下班时刚推开门就看到刘新杰靠在椅背上,双手交握架在椅子的把手上,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烦心事。“怎么了新杰?”齐佩林见状立马上前表露关心,刘新杰似乎这时才反应过来,站起来收拾了下东西准备出门,“没什么”,侧头瞟了一眼齐佩林,“你有事儿?”齐佩林敏锐地察觉到刘新杰这几天的心情都有些低落,不放心地跟着刘新杰走出办公室,“你去哪儿?”

     “早退。”刘新杰头也没回地往外走,出了八局就直接上了车,齐佩林一路跟着他,刘新杰前脚刚上车,他后脚就开门坐上了副驾驶的位子。

     “你干嘛啊?”刘新杰不爽地看了他一眼。齐佩林盯着他半晌没说话,神情认真地让刘新杰招架不住,只好回过头去一踩油门车就开出去了。刘新杰把车开到了偏远的郊区后,径自下车走到了湖边坐下。齐佩林也顺势坐在了他旁边。两人就这么沉默地坐着,四下一片静谧,只有偶尔传来几声鸟叫。不知过了多久,刘新杰突然打破沉默,“哎,你知道我跟老谭是什么关系吗?”齐佩林听到刘新杰突然提起谭忠恕,不解之余又有些好奇,“具体我就不知道了,这事儿我总不能向局长八卦去吧,传闻倒是听了不少,哎,那你们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啊?”

     刘新杰目光凝视着远方,眼神变得有些失焦,似乎陷入了回忆。“我们两家关系从上一辈起就特好,我父母死的早,是老谭的妈妈把我养大的,衣食住行、供书教学,一样不少。她对我,有时甚至比对老谭还好。不知情的人都以为我真是她儿子,还老说她偏心小儿子。”说到这里刘新杰忍不住轻笑了一下,嘴角微微勾起,眼神却低了下来,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射下一片小小的阴影,在这日落余晖的映照下,他眼里的忧愁格外明显。齐佩林忍不住伸手揽住他,还企图用一个烂笑话来调节气氛,“哦,原来你们是青梅竹马。”刘新杰“嗤”地笑了,歪着头眯起眼睛望着齐佩林,“算是吧。”齐佩林很配合地作出一副痛心的样子,“新杰我吃醋了。”刘新杰没再接茬,又恢复了之前那种凝重而有些伤感的神情,不知是在对齐佩林还是对自己说,“对我来说,她永远是我妈。”

     齐佩林心疼地看看他,轻声问,“新杰,怎么了。无论什么事,你都可以对我说。”刘新杰思忖了片刻,“老谭把妈接来了上海。”

     齐佩林不解,“这是好事儿啊。”

     “问题是,”刘新杰顿了顿,“老谭没有事先告诉我。他以前不会这样。”

     “也许局长想给你个惊喜。”齐佩林猜测。刘新杰笑了,“齐佩林你还是不是个干情报的了,老谭什么人你不知道。”齐佩林垂目沉默了片刻,“你觉得局长怀疑你,所以才没告诉你?”刘新杰不置可否。齐佩林当然知道谭忠恕是个多疑的人,不针对人或者事,谭忠恕信奉的态度就是怀疑一切。谭忠恕怀疑刘新杰,这齐佩林并不感到意外,如果不然谭忠恕也不会让李伯涵和刘新杰互查,但齐佩林心里知道谭忠恕不告诉刘新杰这件事的真正原因并不在此。正当齐佩林思考要不要透露撤退计划已经开始这件事让刘新杰不要为局长的安排而失落时,刘新杰突然有点玩笑似的语气开口,“齐佩林,你相信我吗。”声音低沉又平静,没有任何的情感起伏,甚至连疑问的语气的都没有。齐佩林抬头,目光直直地撞进刘新杰深不见底的眼睛里。

     齐佩林很快笑了起来,“我信,新杰。”然后死皮赖脸地抱着刘新杰躺倒在草地上,翻身压在刘新杰身上,左手轻抚着他的头发。齐佩林心里暗喜刘新杰能对自己说出这件事,甚至不避忌将自己摆在一个被怀疑的情况下,这表明他很信任自己,因而忍不住又补充道,“只要是你亲口对我说的,我都相信。如果……你骗我,那就算我倒霉,”齐佩林又露出那种欠揍的贼笑,“新杰,你会不会骗我?”

     “会。”刘新杰扬了扬下巴,眯着眼睛毫无犹疑地回答。齐佩林佯装生气地揉乱了刘新杰的头发,低声骂了一句,“你个小没良心的。”面上却绷不住笑了,手上更不老实。刘新杰边躲边骂,两人在草地上闹作一团。


 
评论(11)
热度(25)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