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十七)

(十七)

     局里最近为了抓水手和卧底忙的不可开交。刘新杰已经给李伯涵跑了好几天的腿了,好容易把丁三送到了李伯涵办公室,刘新杰才觉得轻松些。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好像少了什么。对了,这么好几天了,他好像都没怎么看到齐佩林。齐佩林抓水手的任务被局长交给了李伯涵,按理说他应该是很闲的啊。这跟齐佩林过去一天不缠着他不罢休的节奏可有点不一样啊,刘新杰想了想,总不会是因为自己帮李伯涵办事吃醋了吧?

     齐佩林是有点吃醋,尤其是那天看着李伯涵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明目张胆的约刘新杰出去谈事情,他俩前脚刚出门,齐佩林就气得把文件狠狠摔在了桌子上。不过冷静下来倒也没什么,齐佩林又不傻,吃谭忠恕的醋好歹还算有点缘由,毕竟他们兄弟俩关系太好,吃李伯涵的醋?且不说在齐佩林心里,李伯涵各方面都不能跟自己比,就算他能,新杰从来也跟他们一样讨厌李伯涵。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不过,被李伯涵抢了任务去,显得自己好像能力不行,这倒是真让齐佩林很郁闷。他拉着大浦在背后暗查水手的事,一方面是为了向局长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另一方面嘛,当然是要挽回自己在刘新杰心中的形象。因此这两天他一直避着刘新杰,想等着事情有进展了再说,这样比较有一鸣惊人的效果。所以上一次刘新杰来瞧他的门,他都没出声,天知道他当时多想开门!

     齐佩林急着查水手,刘新杰这边厢也有些着急。不过他可不会承认是因为齐佩林躲着他。他太了解齐佩林了,齐佩林被谭忠恕撤了任务绝对不会甘心,他一定在私下里查水手。李伯涵的进展他是不可能查探到的,如果连齐佩林在做什么他都不知道,这对他太不利了。虽然在八局刘新杰从来都是被人哄而不是去哄人,不过关键时刻,刘新杰觉得让齐佩林占下上风也没什么。是为了情报,刘新杰给自己在脑海里洗脑了两遍,才出门去找齐佩林。

     刘新杰很快在一间很隐蔽的画室里找到了齐孙两人。刚一推开门,孙大浦就一脸不可置信地站了起来问,“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刘新杰不以为然,“就你们两块,躲在哪儿我找不着啊。”说着扫了仍坐在一旁抽烟的齐佩林一眼,齐佩林没有看他,只话中有话地说,“躲哪儿你找不着啊,长了毛比猴还精。”虽然他心里知道刘新杰不会跟李伯涵有什么,况且酒醉还有三分醒呢,只是亲完了就不认人跑去给李伯涵帮手,也太不把我齐帅放眼里了吧。刘新杰自然猜到齐佩林只是想找个台阶下,便表示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大家把话说清楚。说这话的时候,刘新杰把头缓缓地从大浦那儿转到了齐佩林的方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齐佩林仍旧没有接刘新杰的目光,若无其事地吹着手里的烟。刘新杰来讲和,基本上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大浦是个沉不住气的,他知道自己不用出声,于是继续端着。

     果然大浦一看齐佩林那个样儿,就知道这两人准有蹊跷。也不多想就说,“老齐不说,我说。”刘新杰回头示意他讲,大浦似有些小孩子赌气的语气,“我们就是对你有看法。”

     “有什么看法?”刘新杰故作茫然。

     “我觉得你站错队了!”大浦皱了皱眉,不满地指责刘新杰既不与他们共查水手,还要和李伯涵走的那么近。

     刘新杰无辜地反驳,“我什么时候和李伯涵走那么近了?抓水手天大的事儿,老谭说了,我能不去啊?你能不去啊?”又转头看着齐佩林,“你能不去吗?”

     大浦知道刘新杰说的有理,还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句,“那我还是觉得你对我和老齐不信任。”刘新杰看着这俩一个吃醋,一个幼稚,无奈地笑了笑,“这样吧,你们俩要是能找着证据把那姓李的定成卧底,我第一个上去开枪把他毙了。那是天大的好事,对吧。”还顺手拍了拍大浦圆润的肚子。大浦果然立马就喜笑颜开了,齐佩林一听这话,再端着也忍不住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刘新杰知道哄好了俩人,立马又嬉皮笑脸地开起了齐佩林玩笑。齐佩林暗恨有大浦在他不能太明目张胆,只得骂了一句“臭小子”算数。三人正笑闹着,画像的人转过头来,“几位长官,画好了。”齐孙两人立马凑了上去,刘新杰在后面紧盯着那幅画像,面色渐渐沉了下去。


 
评论
热度(12)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