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十六)

(十六)

     孙大浦敏锐地察觉到了齐佩林和刘新杰之间那种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气氛,单从齐佩林春意荡漾、一副情场得意的模样上就能看得七七八八。这八局就数他们三人关系最好,孙大浦自然很关心这两兄弟的感情动向。

     “哎,老齐,你跟我说说,你俩进展到哪步了?”孙大浦趁着局长不在,抽着空跑到齐佩林办公室来打听消息,一脸的兴奋。齐佩林吸了一口烟,在口腔里打了个转再缓缓地将烟吐了出来,急得大浦额头直冒汗,他才不紧不慢地说,“这是隐私。”

     大浦一听这话,不满地“啧”了一声,“老齐,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平时局长交代你的任务你不说那也算了,这有什么啊?还国家机密啊?太不拿我当兄弟了!”齐佩林笑了笑,眉宇微皱,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大浦啊,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我也不太清楚新杰的想法。”

     “你得了吧,”大浦一挥手,显然不相信齐佩林的说辞,“新杰明显对你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你碰他一下他都得跟你急,现在可是任你上下其手啊。这其中的原因,你会不知道?你说的出我也得信哪。”

     “哈哈哈哈!大浦啊……“齐佩林被大浦的话逗乐了,“我说你这都是哪儿学的成语啊,哎你别说,还挺形象的。”

     “你、你、你别打断话题!你肯定做了什么,快说!”大浦焦急地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齐佩林被他催命似的问,知道是逃不过要给他八卦一下了,只好说,“新杰生日那天,我在他家跟他一起过的。”

     “不会吧,”大浦思索了一下,“新杰生日一定去局长家过啊。”

     “他去完了不得回家啊?”齐佩林白了他一眼,“我在他家楼下等的他。”

     “哟,不愧是齐帅,你在这瑟瑟的寒风中等了新杰多久啊?你不会就这样骗取新杰的同情吧?”大浦冲齐佩林挤眉弄眼地笑了笑。

     “我倒是想,新杰这个小混蛋,你别看他平时笑呵呵的,真说到感情,他戒心重着呢,又没谈过什么恋爱,我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齐佩林被大浦戳中伤心事,忍不住到起苦水来。孙大浦看着齐佩林这样倒乐了,他认识齐佩林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他一向很羡慕齐佩林追女人的本事,虽然新杰不是女人,不过这可是第一次看到齐佩林这么挫败。孙大浦忍不住打趣,“齐帅,看来你这在上海滩练就的本事还不够啊。”

     齐佩林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那些货色怎么能跟新杰相提并论?”其实齐佩林心里想的是,就算把她们都加起来,也比不过新杰一根头发丝儿,不过这话说出来显得太不像自己了。齐佩林忍不住在心里嘲笑自己,他是变得有些不像自己了,他不轻易言爱,因为这个字眼承载的意义太重,而他也不能确定,现在的他是否有这个能力去爱一个人。孙大浦看齐佩林陷入了思考似的,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哎,想什么呢!”齐佩林这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孙大浦也没在意,又回到之前过生日的话题上,“那你给新杰过完生日都干嘛了?你在他家过的夜?”本来这也正常,他们几个处长除了李伯涵,谁没在新杰家过过夜?不过鉴于齐佩林现在跟刘新杰的关系,此“过夜”就非彼“过夜”了。大浦只是随口一猜,没成想齐佩林点了点头,大浦惊讶地睁大了眼,没经过大脑话就已经先出来了,“你俩一起睡的?”更没成想齐佩林又点了点头,大浦这回眼睛睁的滚圆,差一点就要问出是你上他,还是他上你这样直白的问题了,不过这次他的理智战胜了情感,在说出去的前一秒他硬生生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试图换一句听上去不那么简单粗暴的话来代替,可是一时之间又不知如何才能问的既含蓄又明白。齐佩林倒是知道他想问什么似的,笑了笑说,“我俩什么都没干。”

     孙大浦“哦”了一声,这才把心从嗓子眼又放回肚子里,但又略微感觉有一些遗憾。


 
评论
热度(17)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