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十五)

(十五)

     齐佩林陪他喝了很多的酒,刘新杰在一种混杂着放纵和歉疚的可悲心理中不断地灌醉自己和齐佩林,一直以来都是孤军奋战对他来说已经太累了,齐佩林不会害他,至少现在不会,所以他任性地想要放松一下紧绷了这么久的神经。

     刘新杰靠着沙发,头歪在沙发靠背上,眼神迷离地看着齐佩林笑问,“大驴脸,你喜欢我什么?”这个问题,其实他想问很久了。不过清醒的时候,每次齐佩林一有动作都被他炸毛骂了回去,他是绝不会问出这样的话的。齐佩林也喝多了,但是没有刘新杰喝得那么猛,意识还是比较清醒,他坐在离刘新杰很近的地方,近到刘新杰说话的时候他都能闻到他嘴里吐出的酒气。刘新杰喝醉的样子太可爱了,整个人都软软的,他眼角的纹路斜斜地勾向眉角,在他眯起眼的时候显得特别诱人。齐佩林忍不住伸手抚上刘新杰的脸,大拇指在他的嘴角摩挲着,他的回答听起来更像是在对自己说,“如果我知道的话就好了,那我可能就……”齐佩林自嘲地笑了笑,“就可以不这么喜欢你了。”

     刘新杰没说话,他感觉到自己心里传来一阵刺痛,他们沉默地看着彼此,似乎想说什么,又仿佛什么也不必说。呼吸间的酒气使得两人之间本来就不远的距离逐渐升温,刘新杰突然抓住齐佩林的领带,然后往前一拉,完全没有预料的齐佩林被这个力量惯性地向前,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刘新杰柔软的嘴唇已经覆了上来。

     本来就因为喝醉已经没什么力气的刘新杰只是隔靴搔痒式的在齐佩林的嘴上徘徊,但是他的主动彻底的烧断了齐佩林脑海里残存的最后一点理智。齐佩林左手扣住了刘新杰的腰,右手托着他的后脑,手指插进刘新杰浓密而柔软的短发里,他毫不费力地撬开刘新杰的牙关,顺利地将舌头伸进去热情的搅动。齐佩林的吻技很好,刘新杰感觉到一阵阵的酥麻感从自己的舌尖一直传递到头顶,他没有任何逃避的意思,顺着齐佩林的舌头带动嬉戏。感觉到刘新杰的配合,这认知让齐佩林的脑神经充满了兴奋感,他更卖力地用自己的舌头扫过刘新杰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去品尝他渴望已久的滋味,柔软的舌尖、带着酒气的属于刘新杰的味道,还有他迷蒙之间溢出的断续的呻吟声都让齐佩林觉得这世间再没有比这更美味的了。热吻持续了很久,直到两人都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才放开彼此。刘新杰本来就喝得醉晕晕的,再加上这个快要窒息的吻,身体里全部的气力似乎都被抽走了一样,他喘息不匀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歪倒在齐佩林怀里。齐佩林收紧手臂将他揽在怀里,低下头轻啄着刘新杰略带薄汗的额头,低声说道,“新杰,我想要你。”刘新杰睁开眼,极迅速地眨了眨,“死驴脸,别得寸进尺。”可是语气却凶不起来,听起来更像是娇嗔。

     “可是,刚才是你主动的啊……”齐佩林故意说,同时拉起刘新杰的手移到自己下面的重要部位上,“你挑起来的火,你总要负责灭吧?”炽热的温度隔着裤子的布料还是传到了刘新杰的指尖,他吓了一跳般的迅速收回手,他知道齐佩林认真的,可是他身上有枪伤,他不能让齐佩林发现这一点。他思忖着对策,装作生气地哼了一声,“不要脸。”

     “新杰……”齐佩林央求道,手指开始不动声色地解刘新杰衬衣的扣子,开着的领口可以看到他漂亮的锁骨形状还有因为喝酒而泛着潮红的肤色,这景象看的齐佩林心猿意马。刘新杰抓住齐佩林作乱的手,“今天不行。”

     “那哪天行?”齐佩林追问。

     “不知道,但现在不行。”刘新杰看起来很认真,齐佩林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能预料得到,本来今天刘新杰主动吻他就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了,不过人嘛,贪心总是有的,谁不想得到更多。“好吧,”齐佩林无奈地说了一句,心想看来今天只有辛苦自己的右手了,“新杰,我会等到你心甘情愿的那天。”这点刘新杰倒是相信,好歹也是“齐帅”,想要得到谁还没到要霸王硬上弓的地步,更何况,干他们这行的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了。

 


 
评论
热度(14)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