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十四)

(十四)

     今天是刘新杰的生日。直到晚上在谭忠恕书房里,谭忠恕拿出了一个礼物给他,他才想起来。他在谭忠恕家里过了一个温馨的生日会,顾晔佳也在,刘新杰只好敷衍。作为一个卧底,他是不应该有任何感情的纠缠的。齐佩林已经是一个意外了,他不想再连累这个无辜的姑娘。吃完了饭,刘新杰先送了顾晔佳回家才开车回自己家。刚到家楼下,却发现齐佩林的车停在那里。刘新杰下了车,走到了驾驶位,齐佩林看样子等了他很久,已经眯着眼睛靠在座位上睡着了。刘新杰敲了敲车窗,齐佩林听到声响就立马清醒过来了,侧过脸看到窗外刘新杰正看着他笑,他也笑了,然后下了车。

     “你怎么来了?”刘新杰明知故问。

     “你说我干嘛来了?你刚在局长那儿过完生日就忘了?”齐佩林边说边打开后车门,拿出刘新杰最爱喝的黑方。

     “你又跟踪我啊?”刘新杰挑了挑眉故意质问道,不自觉地拉长了尾音,听起来懒懒地不像质问更像是在撒娇。

     “我跟踪你干嘛,你走的时候不是跟局长一起走的吗?”刘新杰“哼”了一声,没有多说。两人边说边上楼,一进屋,齐佩林先把那箱黑方放在了茶几上,刘新杰瞟了他一眼,“我过生日你就送给我一箱酒啊,真小气。”齐佩林笑了,“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我有礼物给你,来。”齐佩林冲刘新杰招了招手,拿出一个小盒子。刘新杰走过去接过盒子抬眼看了齐佩林一眼,“什么呀?”“你看了不就知道了?”齐佩林看起来有些期待的样子,催促道,“你快打开看。”

     刘新杰打开了盒子,愣住了,里面竟然是一枚戒指,很简洁的男士款,但是做的非常精致耐看,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刘新杰抬头看齐佩林,“你想干嘛?”

     齐佩林讨好似的看着刘新杰,“新杰,你别生气,我送你这个戒指,我知道你不会戴……”略微迟疑了一下,很快又继续,“就把它当做一个纪念品吧。”

     刘新杰低头把玩着戒指,仔细地端详着。齐佩林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刘新杰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刘新杰才笑了笑说,“你送我这么大一礼,等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得回什么礼给你啊?”然后又将戒指放回盒子里,抬头看齐佩林。齐佩林拉着他到沙发坐下,开了一瓶酒,又将两个杯子倒满,“你送我什么我都喜欢。”刘新杰拿起一杯酒直接灌了下去,然后把空杯子又递给齐佩林,自己向后侧靠在沙发上。齐佩林很自然地接过杯子又倒了一杯递给刘新杰,刘新杰却没有接,只是歪着头看着齐佩林。

     “怎么了?不喝啦?”齐佩林难得看到刘新杰露出那种很认真的神情,好笑地问。刘新杰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齐佩林,你认真的?”齐佩林收回端着酒杯的手,举杯喝了一口,然后他侧过头看着刘新杰,“新杰,我不是一个会设想未来的人,我只做我这一刻想做的事。”

     “你会后悔的,”刘新杰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真心话,有那么一刻他希望齐佩林知难而退,“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后悔的。”当有一天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当你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利用你。

     齐佩林笑了,他点点头,“也许你说得对,但是我不会为了将来的某种可能而放弃今天我所追求的一切。”

     刘新杰突然大笑起来,齐佩林的这句话竟与他此刻的心情如此相似。也许是笑得太用力了,齐佩林看到在灯光的照射下刘新杰的眼里晶莹一片,然后他听到刘新杰对自己说,“我也是。”齐佩林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就看到刘新杰向前凑了凑,顺手拿起酒瓶,在离他距离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微微眯起眼睛,用低沉的气音说,“为我们的默契干杯吧。”


 
评论
热度(13)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