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丝瓜藤和肉豆须

     (这是一篇因为高考作文引起的日常。。。)

     早晨,齐佩林被透过窗纱的光亮猛然从睡梦中惊醒,愣了两秒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不必去局里。他伸手摸到床头柜上的手表,眯着惺忪的眼睛瞅了一眼,原来已经快十点了。他放下手表,又转头望向身侧,刘新杰仍在熟睡当中。齐佩林沉默地观察着刘新杰的睡颜,松软的头发耷拉在他的额前,眉头微微蹙着。齐佩林发现无论刘新杰睡得安稳与否,他沉睡时的眉头从来都没有放松过,似乎梦里仍有什么令人紧张的事情发生着,也可能是历经这些动乱的年头让他无法真的卸下防备,一副在梦里都随时准备战斗的样子。齐佩林无声地笑了笑,忍不住伸手去抹平他眉间的褶皱,然而这轻微的动作却似惊醒了刘新杰。

     刘新杰的睫毛微微地颤动了几下,才缓缓睁开眼睛,嘴里还发出一声不满的嘟囔。

     “你醒了?”齐佩林轻声问道。

     “恩。”刘新杰应了一声,把侧躺的姿势换成了平躺,又闭上眼睛。

     “别睡了,都快十点了。”齐佩林好笑地说,“起来咱们去吃饭。”刘新杰没有理他,齐佩林也没介意,一手撑着自己头斜躺着,一手玩着刘新杰的头发,似乎很认真地说,“哎新杰,你看你这床,睡两个人是不是有点小了,等下我们出去买张大点的吧。”

     刘新杰这才懒懒地开口说,“嫌小你滚下去。”等了半天没听到齐佩林出声,刘新杰睁开眼半眯着看到齐佩林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嘴角还有点似笑非笑的意思。刘新杰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又他妈在想什么?”

     齐佩林坏笑了一下,“我在想,你不想换张大床也不要紧,以后我们可以这样睡啊。”说完就猛地翻身压在刘新杰身上,还不忘补充一句,“你看这多节省空间。”

     刘新杰就知道齐佩林脑子里想不出好事儿来,想推开他怎奈刚刚睡醒浑身无力,反而被齐佩林制住双手,正想开口骂人,却被齐佩林的吻把话全部堵了回去。齐佩林温柔地撬开刘新杰的嘴,在他口腔里打转,舌尖扫过每一个角落。齐佩林上乘的吻技很快就让刘新杰把骂人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开始慢慢回应这个吻。齐佩林见刘新杰没有反抗就松开了桎梏,刘新杰得到自由的双手却一下子把齐佩林从他身上推下去按到床上。齐佩林笑着骂道,“你个小混蛋。”刘新杰面上有些得意,俯看了齐佩林一会儿,正要低头继续这个吻的时候,齐佩林也用左手手肘支撑自己上身来配合,另一只手扣着刘新杰的腰,企图转换一个姿势。两人一边吻着,也一边在较着劲,你来我往地在床上翻滚起来,刚打了两个转就只听“嘭”的一声,两人都掉到了床下,身上还绕着跟他们一起打转的被子。

     “我操。”忍不住异口同声地骂了一句,然后看着彼此忍不住笑了起来。两人躺在地上还保持着手脚并用的纠缠状态,齐佩林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说了一句,“丝瓜藤,肉豆须。”

     “恩?”刘新杰楞了一下,然后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有这么饿吗?”

     “不是,”齐佩林摇摇头,“这是一句谚语。”刘新杰“嘁”了一声,显然不相信。齐佩林也并不打算解释下去,不经意地转移了话题,“快起来,带你去吃饭。”刘新杰从地上爬起来,一脸了然的表情,“说你饿了吧,还装。”然后就走出了卧室,中途还不忘抓起齐佩林的衣服扔给他。齐佩林接住衣服,从地上坐起来看着刘新杰的背影,又想起那句谚语。

     “丝瓜藤,肉豆须,分不清”,意思是丝瓜的藤蔓与肉豆的藤须一旦纠缠在一起,是很难分开的。齐佩林突然觉得这句谚语很适合用来形容他们。


 
评论(4)
热度(15)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