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十三)

(十三)

     行动处处长李伯涵回来了。回来的第二天就在会议室跟齐佩林、孙大浦吵了一架。李伯涵走了之后,四个处长聚在一起不免谈起他。这个李伯涵一年多以来,一直在外面搞一个木马计划。木马计划的保密级别是A级,由谭忠恕亲自指导,李伯涵又是一个作风和嘴巴都特别严的人,所以局里的人对于木马计划的具体内容都一概不知。刘新杰知道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大计划,他预感到在他被唤醒之后,他的行动应该会跟这个木马计划紧密相连。可是,现在局里风声这么紧,他了解谭忠恕的性格,这个时候任何的小动作都会引起他的怀疑。刘新杰不能冒这个险。刘新杰想到了齐佩林,或许,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契机,可是……刘新杰又摇了摇头,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了,到了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不仅是他自己,会因此而受伤的人太多了。

     刘新杰有自己的信仰,他也知道他身边的人是他的敌人,可是各为其主的道理他明白,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信仰,说到底,谁也没做错什么,谁也没对不起谁。更何况,这么多年以来,齐佩林对他好,他不是看不到。他有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可是他也不想伤害任何人。刘新杰决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能这么做。

     只是刘新杰没有想到,这个万不得已的时候这么快就到了。刘新杰正在家里看李伯涵的资料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刚一接起来就传来齐佩林不满的质问,“臭小子,是不是你跟局长说有线索了?”

     “你自己被他看出来了少怪我头上。”刘新杰面上敷衍道,心里却在思忖着齐佩林所说的线索。

     “算了算了,”反正就算是刘新杰卖了自己,齐佩林心里也没有真的怪他,“你赶紧来开会吧,我跟你说,我锁定的这个目标很有可能跟局长所说的水手有关!”齐佩林的语气听起来很神秘,刘新杰知道每次他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说明他手上一定掌握了一些实质的证据。刘新杰心里沉重起来,“一会儿见。”

     齐佩林那晚在会议上罗列了他目前所掌握的证据和他的怀疑与推测,刘新杰也不能确定这个苗定纬是不是水手,或者与水手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苗定纬确实可能性很大。刘新杰回到家中一夜无眠,他该怎么确认呢。他可以确认,他要接头的人就是诊所那十三个人之一,可是,他无法确定那个人是不是苗定纬。如果他们见面了,被齐佩林的手下看见了,那就无法解释了。刘新杰不敢贸然地行动,因此两次的接头,都没有结果。直到他陪谭忠恕一起参加庄云清的小聚会时,八局的人突然来到,在谭忠恕耳边悄悄说了一句,“报告局长,苗定纬抓到了。”刘新杰心下大惊,面上还是不露声色。如果苗定纬真的是水手组织的人,那他必须有所行动。情急之下,他来到了阿九家里,要求宋敏仪向中央发报来确认,这其中的风险,刘新杰自然知道,可是此时,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苗定纬不是GCD,可是换来这个结果的代价太大了。贸然启用一个废弃已久的电台引起了大浦的注意,他和阿九因此而不得以端掉了一个监测点。这期间有任何的差错结果都可能是万劫不复的。刘新杰检讨着自己的行为,他又想起了齐佩林,如果从一开始他知道他接头时见面的人不是苗定纬,那么他就不必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来证实他想要的答案。齐佩林跟了谭忠恕多年,又是情报处的处长,他能掌控的信息太多了,其中对刘新杰有用的,也一定不少。刘新杰知道,像这次的错误他不能再犯第二次了,在他搞清楚木马计划是什么,和阻止木马计划之前,他不能轻易地放弃,他只能这么做了。

     刘新杰躺在床上,双眼望着天花板,在心里默默念了一句,对不起。


 
评论(8)
热度(17)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