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十二)

(十二)

     齐佩林今天刚一进办公室,负责盯那十三个人的手下就进来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处长……”

     “怎么了?”齐佩林抬起头来,“是不是有谁有异常表现?”

     “这倒不是……是关于刘处长的事。”下属回了一句,似乎还是不敢说的样子。齐佩林皱了皱眉,“新杰?到底怎么回事儿?”下属只好说,“我们在调查段剑平的时候,听说刘处长正在和他们学校的一个女教师……”下属迟疑了一下,似乎在寻找一个适合的措辞,“……谈恋爱。好像还是局长介绍的……”下属的声音随着齐佩林变化的脸色逐渐减低。齐佩林沉默了许久,问了一句,“叫什么。”下属立马如实禀告,“顾晔佳。”齐佩林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出去做事吧。”下属暗自出了一口大气,迅速地逃离了齐佩林的办公室,刚关上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摔东西的响声。

     刘新杰你这个臭小子!齐佩林气得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摔,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又想起这几天,偶尔他去找刘新杰的时候,刘新杰总是不在。大白天的逃班,谁知道他是不是出去约会了?一想到这儿,齐佩林心里的火就直往上蹿,站起来就想去找刘新杰。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他凭什么去质问刘新杰,齐佩林懊恼地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走回了座位。他翻开正在研究的档案资料,刚下定决心不要再想那个小没良心的,门就被刘新杰推开了。齐佩林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干嘛来了?”

     刘新杰没有看出齐佩林的异常,自顾自地走到报架面前拿起了齐佩林的报纸,“我拿你报纸。”“你自己的呢?”齐佩林心里腹诽,好不容易来找我一次,见了面不说关心我一下,上来就要拿我的报纸。想到自己在刘新杰心里的地位还比不上一张报纸,齐佩林就感觉悲从中来。

     “我自己的让我填坏了。”刘新杰理所当然地说道。两人闲扯了几句,刘新杰装作不经意地提起了查那十三个人的事儿,“那十三个人你查怎么样了?”齐佩林极为敏感地感觉到是谭忠恕让他来摸自己的底,“臭小子,是不是局长让你来的?”刘新杰放下笔,抬起头来笑了笑,“就算不是局长让我来,你天天带着你的人在外面瞎野,我总得知道你们花了多少钱,花得值不值吧?”

     齐佩林一听,条件反射地堵回去了一句,“我瞎野?我瞎野得过你?”语气明显不善。刘新杰愣了一下,这才感觉到齐佩林今天有点不大对头,“你什么意思啊?”齐佩林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能有什么意思啊?你刘新杰想干嘛干嘛,这八局上下,谁管得了你啊。”

     刘新杰站起来把报纸往桌子上一甩,“齐佩林,你有事儿说事儿,别给我阴阳怪气儿的!”

     “好!说就说!”齐佩林也火了,刷的一下子站起来,三两步走到刘新杰面前问,“你跟那顾晔佳是怎么回事儿?”

     刘新杰没想到他会提顾晔佳,愣了一下。这顾晔佳是谭忠恕介绍给他的女朋友,两人在老谭家吃过饭,也出去喝了咖啡,总共也没见几次,他以为八局没人知道这事儿呢。齐佩林怎么会……等等,刘新杰突然反应过来,“你查我?”眯了眯眼睛,死死盯着齐佩林,“行啊齐佩林,你这情报处处长当得可真是够敬业的。”说完,转身就要走。齐佩林一看急了,立马绕到他面前堵着门。

     “你给我让开!”刘新杰吼了一句。

     “新杰,我没查你!我发誓!”齐佩林赶紧解释,“我是查那个段海平才知道的!”看到刘新杰一脸狐疑,他又加了一句,“真的!我发誓!”刘新杰眼珠子转了转,这才面色稍缓,“这次就算了,我走了,撒由那拉。”

     “等等!”齐佩林拉住要走的刘新杰,“你还没回答我呢。”

     “我回答你什么啊?”刘新杰侧过身反问。

     “顾晔佳,怎么回事儿?”刘新杰想甩开齐佩林的手,齐佩林死死拉着不放,刘新杰懊恼地发现一到这种时候,齐佩林力气都大的要死,怎么都挣不开。他只好放弃了挣扎,白了齐佩林一眼,“老谭给我介绍的,我能不应付吗?这个我不要,他是不是还会再给我介绍一个?他不嫌麻烦,我还嫌呢。”刘新杰说完自己愣了一下,心想,我他妈为什么要跟齐佩林解释啊?

     “那你不喜欢她?”齐佩林追问。“不喜欢。”刘新杰继续翻白眼,不过这倒是实话。听到这个答案,齐佩林明显面色缓和了很多,“那你打算怎么办?”

     刘新杰盯着齐佩林笑了笑,故意说,“继续处呗,我现在不喜欢她,没准儿以后会喜欢呢。”齐佩林果然急了,手里不自觉又紧了紧,“你敢!”刘新杰被他抓痛了,忍不住“嘶”了一声,齐佩林赶紧松了松,刘新杰趁机甩开了他,瞪了他一眼,开门走了。 


 
评论(1)
热度(21)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