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十一)

(十一)

     齐佩林一脸沉重地来到总务处,秘书正在往外走,看到他向他点了点头,“齐处长,你找刘处长?他在睡觉。”“恩,我进去看看他。”说完开门进去了。

     刘新杰正趴在桌子上睡觉,身上披了一件外套。这臭小子,肯定又是昨晚酒喝多了,齐佩林心里想着,轻轻地走到办公桌前,俯下身来,伸手柔和地拂过刘新杰梳得光洁的头发。局里出了大事,他一晚没睡,局长的面色冰冷的像寒冬,他只有这会儿看到了刘新杰,才觉得喘过一口气来。虽然他的动作很轻,还是惊扰到了刘新杰,他微微动了一下,从桌子上爬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

     “把你吵醒了?”齐佩林略有歉意地问。刘新杰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不自觉地眨了好几下,还微微撅着嘴,“你怎么来了?这么早。”

     “嗨,”齐佩林笑了笑,“我就是来看看你。”

     “怎么了你?”刘新杰看出了齐佩林的异常,他按住心里的慌乱问道。齐佩林犹豫了片刻,“新杰,局里出事儿了。估计得不太平一阵子了。”

     “你说亚新饭店的事儿?”刘新杰抬手蹭了蹭鼻子。齐佩林点了点头。刘新杰挑了挑眉,“反正有事儿也是你们抗,我这个总务处处长,还是继续躲清闲吧。”齐佩林仍旧点了点头,“我也不希望你掺合这些事儿,你最近得注意点安全。我忙起来也不一定能顾上你。”神色依旧显得很凝重。

     “我三岁啊?我用得着你照顾吗?”刘新杰白了他一眼。齐佩林知道再说他又要炸毛了,看了看表,“行我先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儿。你困了再睡会儿吧。”然后冲刘新杰眨了眨眼就走了。刘新杰保持着一脸嫌弃的模样,直到齐佩林从外面关上了门,他才渐渐恢复到凝重的表情。刘新杰发了一会儿呆,外面的敲门声又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进来。”刘新杰随手拿过一本报表翻起来,秘书开门进来,“刘处长,齐处长来之前局长也来找过您,我说您在睡觉,他就回去了。”

     刘新杰点点头,“我知道了。”然后站起身准备出去,“我去老谭那儿看看,有什么文件你放我桌上就行了。”秘书点点头出去了。刘新杰微微整了整衣服,左胳膊上伤口的刺痛一阵阵地袭来,他开了一瓶黑方灌了一口暂时麻痹了那种痛感,这才稍微安心了,他知道他不能表现的有任何异常。

     刘新杰坐在谭忠恕的办公室里翻着报纸,听到门开了的声音才放下报纸,谭忠恕从外面走了进来,“你睡醒了?”刘新杰点点头。

     “新杰啊,”谭忠恕坐了下来,语气似乎有些歉意又有些沉重,“你也知道昨晚亚新饭店的事儿了吧?我知道,你刚来八局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不让你动刀动枪,要替你珍惜这条死人堆里挖出来的命,但是局里现在这个情况,我还是希望你能帮帮我。”

     “不是我不帮你,这个……”刘新杰迟疑了一下,“我是怕其他那几个处长有意见。”

     “谁敢有意见?”谭忠恕立马护起犊子来。正说话间,齐佩林就开门进来了,他看到刘新杰也在,愣了一下,正要出去被谭忠恕喊住了,“佩林,你过来,我跟你说一下,以后新杰的工作你们都要全力配合他。”

     齐佩林怔了一下,不自觉地看向刘新杰,刘新杰耸了耸肩冲他作了个无奈的表情。齐佩林心下了然,也只得向谭忠恕表态,“好,没问题,我们肯定配合。”谭忠恕满意地点了点头,刘新杰便起身告辞了。 


 
评论
热度(16)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