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十)

(十)

     刘新杰最近一直有很不好的预感。他说不上来为什么,直到他晚上在睡梦中被电话铃声惊醒,铃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的声音让他感到有种莫名的恐惧。他刷的一下掀开被子站起来,走到电话面前,深吸了一口气,接起了电话。电话中钱宇的声音紧凑而有序地传来。刘新杰听完放下了电话,他走到柜子前打开其中一格,里面有一把点三八和一个消音器。他拿出枪,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装上了子弹和消音器,然后别在了腰里。刘新杰知道,过了今晚,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总有一天,他身边的人会知道他是卧底这个真相。他突然想到齐佩林,想起他每次靠近自己时露出的那种欠打的笑容、想起他严肃认真时候看不到底一样深的眼睛、想起他那撇可笑的小胡子,还有……每一次他靠近自己、触摸自己的时候身体的温度。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齐佩林还会像现在这样对他吗?刘新杰垂下眼帘自嘲地笑了,你在奢望什么。

     外面下着雨,刘新杰在黑暗的街道上开着车前行,汽车开动的声音融在雨中,在刘新杰的耳朵里这声音被无限地放大了。他有些紧张,虽然平时在局里也会练枪,但毕竟很久没有实战过了。不过好在他很熟悉齐佩林的部署形式,刘新杰在脑海中大概地过了一下亚新饭店的平面,和齐佩林各个手下把守的位置,顺利的话,应该可以在他们开枪之前就解决掉。

     刘新杰将车隐蔽地停好,下车走近亚新饭店。雨水沾湿了他的衣帽还有鞋子。他把枪紧握在手里放在大衣口袋里,缓缓走上顶层套间。刚刚到了门厅,两个齐佩林的手下正在互踢一个小纸团打发时间,恰巧其中一人将纸团踢的偏了一些,纸团向着刘新杰的方向滚去,刘新杰顺脚踩住。两人的目光顺着纸团滚动的方向望去,似乎对于刘新杰出现在这里有些诧异,但并未多想什么,正想开口打声招呼的时候,刘新杰已经以闪电般的速度将右手从口袋里拿出,扣动扳机,子弹无声息地射出,两人瞬间倒地。

     倒地的声音引来了原本在客厅的另一个手下,他匆匆冲出来,枪还没拿稳就被早有准备的刘新杰一枪放倒。刘新杰双手握枪,快速地进入客厅,扫视乐一下按确定安全之后,顺着卧室电话铃声的指引,靠在了卧室门外。刘新杰侧耳凝听里面的声响,他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只有一个人手下在里面,并且确定了那个人所处的位置。他放下枪,让自己镇静了两秒钟,只需要最后一击,刘新杰想,他要万无一失。他身形极快地转了一个圈,然后隔着门射出一枪,正中眉心,门里的手下还没来得及看到杀手,就已经倒地了。刘新杰推开门站在了叛徒C7面前,毫不犹豫地开了枪。从开第一枪到现在,仅仅过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跟自己预料的差不多。看来自己的功夫还没有生疏。刘新杰一边想着,一边逐个检查倒地的人是否还有生命特征。

     刚走出客厅时,他看到原本应该躺着的人半坐了起来,刘新杰抬手放了致命的一枪,与此同人那人也放了一枪,只不过失了准头擦过了刘新杰的左臂。那人的枪没有消音处理,枪声响了,刘新杰知道自己不能再耽误了。没有人接的电话也会引导谭忠恕以最快的时间来到现场。刘新杰检查了最后两具尸体之后,迅速地离开了。

     今夜,无论对他、齐佩林还是谭忠恕,恐怕都是难以入眠的了。


 
评论
热度(18)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