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九)

(九)

     谭忠恕回到自己办公室,刚一进门就看到刘新杰翘着二郎腿坐在他办公室里,眼睛死死地盯着地板像是要在地板上砸一个洞出来似的。

     “我刚一回来就去你办公室找你,你倒在我办公室躲清闲。”谭忠恕走到他旁边坐下,看着他没精打采的样子,“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刘新杰瞥了谭忠恕一眼,“没有。”

     “我谅也没人敢,对了,差点忘了正事儿了,你晚上到家里来吃饭,你嫂子给你做你爱吃的菜,顺便,给你介绍个人认识认识。”

     “好啊,什么人啊?”刘新杰顺嘴一问。谭忠恕笑了笑,“你嫂子啊,天天闲的无聊,就怕你把终身大事耽误了,这不是准备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吗。”刘新杰一愣,“女朋友?”

     “怎么了?你不愿意?新杰呀,你也不小了,别成天吊儿郎当的。”谭忠恕从小给刘新杰操心惯了,在他的心里,仍然一直觉得刘新杰还是那个不知道操心自己事儿、被宠坏了的宝贝弟弟。刘新杰眼珠子转了转,“我没不愿意啊。我就是……有点惊讶。”说完很孩子气地笑了笑,“晚上蹭你车跟你一块回去?”谭忠恕点了点头,刘新杰站了起来,“那我先回办公室了,撒由那拉。”

     刘新杰在走廊上一边走一边思索,嫂子要给他介绍女朋友,且不论他自己愿不愿意,以他卧底的身份,他就不可能把这件事当真。只是结了婚的女人无所事事,除了打牌就是做媒,自己总归是要应付一下的。更何况,他这个年纪还单身,确实有些惹眼,有个掩护也好。毕竟,他可不像齐佩林,虽然同样是单身,“齐帅”的名声在外,也不会引起什么怀疑。想到齐佩林,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点好奇如果齐佩林知道这件事会作什么反应,想着那张大驴脸不爽的样子,刘新杰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就看见齐佩林出现在走廊尽端朝他走来,直接挡在了他面前。“新杰,刚是我不好,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刘新杰笑眯眯地看着齐佩林,看的齐佩林觉得自己都要醉了,忍不住在心里赞叹,我家新杰真好看,笑得多美。然后他听到刘新杰懒懒地问,“你哪儿错了?”齐佩林思考了一阵,然后语气非常认真地说,“下次我一定记得锁门。”刘新杰恨不得呼他一耳光,抬脚就准备绕过齐佩林,齐佩林赶紧伸手拉住他,讨好地说,“新杰新杰,我错了我错了,不说这个了,晚上一起吃饭?”刘新杰侧过头瞟了一眼齐佩林,“晚上我要去老谭家吃饭,一起?”

     “局长?你怎么老去局长家吃饭?”齐佩林不满地嘟囔。虽说谭忠恕跟刘新杰的兄弟关系全局都是知道的,不过齐佩林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到底也不是亲兄弟啊。

     “我一个人吃饭也是对付,有现成的饭我干嘛不吃?”刘新杰没想到齐佩林连谭忠恕的醋都要吃。“你来我家吃啊,我给你做。”齐佩林趁机表示。刘新杰笑了笑,“我怕你给我下药,还是算了。”齐佩林闻言立马摆出一副正直脸,“新杰,你怎么能这么看我呢?我齐佩林是这样的人吗?我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吗?”刘新杰嗤了一声,嘴角勾起了一抹有些自嘲意味的笑容,“你这说辞就骗骗小姑娘吧,干我们这行的什么手段用不出啊。”“那我也不会这么对你,我舍不得。”齐佩林边说还不忘朝刘新杰露出一个深情的表情,手也不自主地从刚才拉着的手腕往上移动,隔着衣服抚摸刘新杰的手臂。

     刘新杰抽回自己的手,看着齐佩林,“我发现你得了一种病。”齐佩林点点头,“相思病。”刘新杰翻了个白眼,从牙缝里挤出一个“错”字,然后说,“你是得了不恶心我就会死的病,而且病入膏肓已经无药可治了。你自己在这儿疯吧,我可不陪你了,撒由那拉。”刘新杰绕过齐佩林走了,齐佩林转身看着刘新杰离开的背影,敛去了开玩笑的模样,齐佩林眼里有种志在必得的沉稳。他相信终有一日,刘新杰会亲自来给他治他的病。至于药是什么,不言而喻了。


 
评论
热度(17)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