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八)

(八)

     自从齐佩林彻底跟刘新杰摊牌了之后,就变得越发肆无忌惮起来,没事儿动手动脚就不用说了,关键是齐佩林根本就不看场合。除了老谭在的时候他稍微收敛一点,其他的时候完全当别人是空气。刘新杰靠在办公室沙发上,单手揉了揉太阳穴,眉头紧锁,他简直要怀疑齐佩林是故意这样,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俩关系不正常,靠!刘新杰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死驴脸,他俩关系明明很正常好吗!想他刘新杰,玉树临风、年轻有为,堂堂一个总务处处长,本来局里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花痴他,现在倒好,被齐佩林那“靠近刘新杰的都得死”的气场害的连个陪他打扑克的人都没了。

     刘新杰正在心里问候齐佩林外加他家的祖先们,好死不死,齐佩林又推门进来了。“你知不知道敲门啊?”刘新杰没好气地说。

     “我这不是怕你在睡觉吵着你吗?”齐佩林挨着刘新杰坐下,手不自觉地就往刘新杰腿上放。刘新杰横了他一眼,“把你爪子拿开!”

     齐佩林露出一个被拒绝后很伤心的表情,手还是没有收回去的意思,“新杰,晚上我去你家喝酒好不好?”刘新杰眯着眼睛笑了一声,“你又想扮喝醉赖我家不走?”齐佩林“啧”了一声,辩解道,“我不是扮喝醉,我是真喝醉了,你说我都喝成那样了,我开车回去多不安全啊,万一我开着开着睡着了怎么办?”刘新杰大笑起来,“那多好啊,以后我可就清净了。”

     齐佩林恨恨地用食指指了指刘新杰,“你个小没良心的,我是为了我自己吗?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以后谁能像我对你这么好。”刘新杰听了这话更是笑得不行,他挑了挑眉,故意逗齐佩林,“你少恶心我了,想对我好的人从我们局门口能排到苏州河,轮得到你吗?”齐佩林知道刘新杰就是嘴倔,一点亏都不肯吃,齐佩林懒得跟他啰嗦,身子一侧,伸手抱过刘新杰的头就想亲他,刘新杰刚察觉齐佩林的动作,立马就打开齐佩林的手准备躲,齐佩林一边摁住刘新杰作乱的手,嘴里也没闲着,“新杰,你就让我亲一下嘛,我就亲一下!真的,我发誓!”“你给我滚开!”刘新杰侧过头,正准备踹齐佩林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新杰……”孙大浦话还没说完,一进门就看到齐佩林把刘新杰摁在沙发上这么香艳的场面,顿时愣在那里不知作何反应,一时间整个办公室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不好意思,我、我、我…那个,我不打扰……”大浦正要撤退,就听见刘新杰大骂了一声“操”,然后一脚把齐佩林从他身上踹下去,狠狠地瞪了他俩一眼站起来就走了。

     “哎新杰!”齐佩林刚从地上爬起来,刘新杰已经出了办公室了。“大浦,你进门不知道敲门啊!”齐佩林一脸愤怒,都是大浦,坏了自己的好事。

     “不是……”大浦觉得自己也好无辜,“我从来进新杰办公室都不敲门啊,你、你、你说你,这大白天的,你要搞你也不锁个门!好歹是我进来了,这要是局长,你今儿就别想活着走出这个门了。”

     “谁别想活着走出这个门啊?”大浦话音未落就听见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立马转过身来,“局长好!”谭忠恕点了点头。

     齐佩林也赶紧迎了上来,“局长,您回来了?嗨,我跟大浦闹着玩儿呢。”谭忠恕没有在意,看了看空着的座位,“新杰呢?”

     “他……刚出去了。”齐佩林小心地回答道。

     “行了,一会儿看到他叫他来办公室找我。”谭忠恕没有多问,交代了一句转身就走了。齐佩林和孙大浦这才长出了一口大气,吓死他俩了。


 
评论(3)
热度(19)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