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五)

(五)

     齐佩林怀着满腔的热情想要展开他猛烈的攻势,却被刘新杰一次次状似无意的各种理由躲了过去。齐佩林发现自从那天晚上之后,除了在开大会的时候,其他的时间他能见到刘新杰的机会几乎能用一只手就数完了。要知道,刘新杰是个闲不住的人,在这个第八局里能肆无忌惮地浪费办公时间来串门的人估计只有他一个。以往他总是有事没事往自己和大浦的办公室跑,最近他一次也没有来过,更不要说晚上出去喝酒了。刘新杰不来约他,他倒是想约,却连他的人影儿都见不着一个。齐佩林暗自搓火,这是巧合吗?作为情报处的处长,齐佩林不相信巧合。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巧合!那么说,刘新杰是故意躲着他了?为什么?齐佩林又将那天晚上的事情仔细地回忆了一遍,如果说那个时候刘新杰没有睡着,或者是自己的动作惊醒了他但他没有表现出来,那这就解释的通了。

     刘新杰已经知道自己喜欢他,如果是这样,那更好了。齐佩林正不知道要怎么开这个口,他现在只需要等待一个适合的时机,来跟刘新杰摊牌。齐佩林正坐在办公室里,大脑里不断思考着组合语言时,敲门声突然响起来。齐佩林正了正坐姿,“进来。”门打开了,齐佩林的一个手下迅速的走了进来,站在办公桌前面,冲齐佩林点了点头,“刘处长的秘书已经出去了。”

     “多拖一会儿。”齐佩林命令道。

     “处长放心,我都安排好了。”手下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齐佩林点点头,还是忍不住确认,“你确定刘新杰在办公室?”

     “我确定。”

     “好。”齐佩林放心了,“你出去做事吧。”手下出去了,齐佩林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打开门四处看了看,然后关上门直奔总务处。

     齐佩林没有敲门,直接打开了总务处的门,刘新杰正皱着眉一脸严肃地翻着什么,难得看到他这么认真工作,齐佩林无声地笑了一下,关上了门顺手按了锁。刘新杰看着眼前行动处的乱账感觉到头无比的大,他以为是秘书进来给他送报表,头也没抬,“你把东西搁那儿吧。”过了一会儿,什么动静也没有,刘新杰觉得不对劲,抬头一看,齐佩林正站在离他办公桌不远的地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刘新杰心里暗说不妙,秘书死哪儿去了?他一紧张就习惯性地舔了一下下唇,皱着眉,“你怎么来了?”

     齐佩林走近了两步,直接切入主题,“新杰,你这两天躲着我干嘛?”

     “谁躲着你了?”刘新杰装出一副无知的样子,睁着他那双无辜的大眼睛望着齐佩林。齐佩林暗笑,就你这个演技,鬼都看得出来,之前他还不能确定,但是现在他完全可以确定刘新杰那晚绝对没有睡着。他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沿着办公桌走向刘新杰的座位,“那我怎么这两天来你办公室找你,你秘书总是说你不在?”刘新杰看着齐佩林的动作,心里警铃大作,齐佩林想干嘛?上次这个问题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后来就没发生什么好事儿。他努力保持镇定,“我忙呗。”扯出一个自己都不信的说辞。

     “你个小混蛋,”齐佩林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全局上下谁不知道出外勤这些风吹日晒的活儿轮不到你干,你搪塞我也找个好点的理由。”刘新杰觉得齐佩林这个居高临下的状态太危险了,他站了起来,眼珠子转来转去,“这个,我有秘密任务,不方便说。”齐佩林站在办公桌和书柜中间,挡住了他出去的路,这个空间顿时显得有点逼仄。“你挡着我路了。”

     齐佩林死死地盯着这个在他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臭小子,他还想跑?哪儿也跑不了。刘新杰被齐佩林盯得汗毛都要立起来了,看他还是没有任何让路的意思,心想只能来硬的了,“你让开,你堵着我怎么走路啊”把心一横打算以最快的速度从这儿突围出去,谁知他刚走了两步,齐佩林像是在猎物附近潜伏了很久的猎豹,突然发出攻击一样,直接就把刘新杰摁在了后面的书柜上。

     刘新杰目瞪口呆地愣了一秒,然后破口大骂,“齐佩林!你他妈想干嘛!”

 


 
评论(4)
热度(22)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