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四)

(四)

     刘新杰这次是真的凌乱了,他现在简直太后悔自己设计这个试探的行动了,他设想了无数齐佩林行为诡异的可能,除了齐佩林喜欢他这个可能!因为这实在是太不可置信了!他现在宁愿齐佩林怀疑他是GCD!但说这些都太迟了,齐佩林仍轻轻地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地徘徊,刘新杰装作在睡梦中受到惊扰后微微改动了一下睡姿,不着痕迹地将头侧了一下避开了齐佩林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的吻。

     齐佩林因为刘新杰细微的动作猛地抬起身来,刘新杰看起来只是轻微地动了一下,并没有醒,但是齐佩林还是有一种做坏事被抓到了的尴尬。他双手捋了一下头发,长吁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到卧室拿了被子盖在刘新杰身上,然后开门离开了。

     齐佩林刚刚关上门,刘新杰就睁开眼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他还没有完全缓过来。齐佩林喜欢他,尽量他非常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也已经显得毋庸置疑了。刘新杰知道齐佩林出去寻欢作乐是从来都不会当真的,但他有种可怕的预感在心里滋生出来,齐佩林以为自己睡着了做出的那些温柔的、缠绵的表现,一直在他的脑海里不断闪回。这太危险了,刘新杰心想,他深知对于一个卧底来说,任何感情的牵绊都有可能会成为将来致命的弱点。他努力和敌人把酒言欢、嬉笑怒骂已经令他感到疲惫,如果齐佩林还对他有更多的纠缠,只会让这一切都走向一个万劫不复的地步。

     操!刘新杰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一句,他可从来没听说过齐佩林有这嗜好,更何况这个对象还是自己,刘新杰觉得自己被刺激的不轻。他又拿起一瓶就狠狠地灌了一口,然后就势倒在沙发上渴望快点入睡,但是他一闭上眼,齐佩林轻抚着他的那种感觉就不断地出现,刘新杰气得掀了被子又坐了起来,把酒瓶砸到地上骂了一句,“去你妈的死驴脸!”

     刘新杰失眠了一夜,最终还是决定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暗里祈祷齐佩林只是那天酒喝多了发神经,凭他以往的热情持续时长来看,也许很快就会没事儿了。刘新杰收拾好了衣服和发型,站在镜子面前深呼吸了一次,不断在心里默念“淡定”,然后冲自己点了点头,出门上班去了。

     齐佩林也失眠了一晚。有个成语怎么说的来着,食髓知味,虽然这词暗含着贬义,但是大概没有一个词比这个词更能表达齐佩林现在的心情了。齐佩林暗里也有些恼怒,他齐佩林是什么人,八局谁不知道他的外号是“齐帅”?他齐帅出去找个人一亲芳泽什么时候这么偷偷摸摸过,哪次不是别人心甘情愿地投怀送抱。虽然刘新杰不能跟那些庸脂俗粉相提并论,但是,两情相悦当然比单相思要好得多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句话在齐佩林看来是至理名言,且不说外面,光八局盯着刘新杰的人就不少,齐佩林觉得自己不能再磨叽下去了。


 
评论(1)
热度(15)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