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三)

(三)

两人吃过晚饭后就一直呆在刘新杰家里一边灌酒一边天南地北的闲聊,接近十二点的时候,刘新杰抱着酒瓶歪在沙发上,半迷半醒的样子,齐佩林伸手准备拿走他手里的酒。

“你干嘛?”刘新杰感觉到有人要抢走他的酒,撅着嘴把酒瓶往怀里抱,嘴里还发出不满的嘟囔。刘新杰撒娇的样子真可爱,自然卷的头发随意地散落在前额,比白天时梳着大背头的样子孩子气多了。

“新杰,差不多了,别喝了。”齐佩林虽然很喜欢刘新杰这副喝醉了酒完全不设防的样子,但是酒喝多了也伤身,他正准备收拾收拾然后哄这位爷去休息,谁知刘新杰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新杰?新杰?”齐佩林轻轻推了推刘新杰,没有任何反应,他顺利地拿走了新杰手里握着的酒瓶,让刘新杰平躺在沙发上,把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又重新坐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低头凝视着刘新杰的睡颜。灯光下,他的面目显得更加柔和了,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面色还有些潮红,长长的睫毛在他的脸上落下一片小小的阴影。尽管他并不想趁人之危,可是,自己喜欢的人这样毫无防备地睡在自己面前,齐佩林不心动也是很难的。他脑海中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理智和情感的天平在不断的上下摇摆。但是,这样的刘新杰太诱人了,能够得到这一刻的亲近,他甘愿用所有去换。

刘新杰其实并没有完全醉,即使是之前和几位处长喝酒,他虽然表现的是醉到几乎不省人事,但是实际上他的意识还是比较清醒的。所以,八局的人其实都不知道刘新杰真实的酒量到底是多少。刘新杰今天和往常一样喝了很多,他知道不这样一定骗不过齐佩林。他做的很好,齐佩林大概觉得他已经睡着了。从齐佩林拿走他手中的酒的时候,他就开始凝神静听齐佩林在做什么,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在家里翻找什么,而是和以前一样帮他收拾了残局。更令刘新杰感到奇怪的是,他收拾完了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了旁边的茶几上,刘新杰感觉到齐佩林凝视的目光一直聚焦在自己的脸上,他的心里异常诧异,脑子则在飞快地运转着,齐佩林要干嘛?不过这样看来,至少他应该不是怀疑自己什么。在他还没完全想明白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齐佩林靠近了过来,然后他感觉到齐佩林的食指轻轻划过他的眉毛,顺着脸颊的轮廓一直到唇边,动作温柔地就像对待情人一样。刘新杰心里一惊,这下他是完全不知道齐佩林想干嘛了,他设想过无数可能,但是……应该不可能,刘新杰在心里安慰自己,如果他现在醒来,那就太尴尬了,他只好继续装睡,希望齐佩林不会再继续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齐佩林原本真的只是想触摸他一下,感受一下他的体温,但他没想到这感觉令他欲罢不能,他的拇指在刘新杰柔软的唇上摩挲,这情景像无数次在梦里出现过的一样,他捧着这张让他日思夜想的脸,不自觉地像梦呓似的低低地喊着刘新杰的名字,然后低头吻住他。


 
评论(5)
热度(19)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