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齐刘】耿耿于怀(二)

(二)

     刘新杰觉得最近一段时间齐佩林很反常。先是在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刘新杰发现齐佩林总喜欢有意无意地暗里观察自己,之后他突然开始躲着自己,路过他办公室敲门没人应,下班也不来找他去喝酒,持续了一段时间后齐佩林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开始各种在他眼前晃悠。刘新杰觉得有问题,很有问题,齐佩林做任何事都不会无缘无故,他不断思考齐佩林反常的原因,难道是因为自己有什么疏漏引起了他的怀疑吗?按理来说应该不会啊,毕竟他仍旧处于休眠期,他与组织没有联络,也没有什么行动,只是如常地以刘新杰的身份生活。但刘新杰不能确认自己万无一失,他不能冒这个险。于是他决定试一试齐佩林。

     八局上下都知道刘处长爱喝酒,另外三位处长更是知道刘新杰每天十二点左右势必会在自己家里喝醉到睡着。有时候刘新杰会约他们去他家喝酒,每次喝完了都是他们替刘新杰收拾好残局。刘新杰知道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破绽出现,至少他没有发现家里有任何他不在的时候被其他人进入的痕迹。想到此,刘新杰打算约齐佩林来家里喝酒,并且装作自己喝得一醉不醒,如果齐佩林对他有所怀疑,齐佩林也一定会有所行动。

     确定了计划的刘新杰在接近下班的时候推开了齐佩林办公室的门。齐佩林从一堆公务中抬起头来,看到刘新杰从半开的门里探出了半个身子,斜着头望着他的可爱样子,心里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面上还是保持着他一如既往的微笑,“臭小子,干嘛呢,进来。”刘新杰挑了挑左边的眉毛,侧身进来顺手关上了门。“齐帅,忙什么呢。”刘新杰试探地问了问。

     “嗨,还不是局长上次交代的那点事儿。”齐佩林看着刘新杰在他对面的沙发翘了个二郎腿坐下了,忍不住提议,“新杰,晚上出去喝酒怎么样?”他可不希望刘新杰下了班不知道跟哪儿鬼混去了,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总是好的。

     刘新杰一听,我还没问呢,你倒先约上了,正好顺水推舟,“好啊,但是我不想出去喝,不如你上我家?”

     齐佩林万万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突然,自从他发现自己对刘新杰有想法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踏进过刘新杰的家门了。他赶紧答应下来,心里暗想今晚一定要好好表现。

     “那你什么时候下班啊?”刘新杰懒懒地靠在沙发上微微皱了皱眉,眯着眼睛问的样子像只猫一样,看的齐佩林心里感觉有爪子在挠似的痒。

     “新杰,你可以早退,我不行啊。”齐佩林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刘新杰很欠揍地低低笑了笑,典型的恃宠生娇。

     “要不你坐这儿等我一会儿,”齐佩林抬手看看表,“也快下班了。”说完想起什么似的,从办公桌下面抬出一小箱黑方,献宝似的放在茶几上,“你先喝点吧。不准喝醉啊。”刘新杰看到黑方眼睛都放光了,拿起一瓶就喝起来了,一脸很陶醉的样子,“看在酒的份儿上,我就等你一会儿吧。”刘新杰一手拿着酒,一手翻开一份报纸,无聊地看起来。

     齐佩林感觉自己此刻的状态仿佛达到了人生巅峰。刘新杰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等着他下班后一起回家(大误?),这种感觉简直不能再幸福了。说的矫情一点,他简直希望时间在这一刻能够静止。


评论
热度(16)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