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村X曾根崎】我的情书——第22年牧村的自白

含大量剧透hhh慎点

 

在机场与他告别的时候,我问他,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吗。

他笑着点了点头,笑容里是我从未见过的释怀。是的,从未见过的,自从22年前认识他以来。他曾经的面目在我眼里一闪而过,但那已经是过去了,我也希望那是。拓也已经消失于这个世界,从今往后,他真正便是曾根崎雅人,也是再次重生的曾根崎雅人。

我不舍得他,但我却不应该挽留他,我知道的,我只是有些难过,我只能尽量让自己不要表现出来。

我们相识了22年,但在我回想的这一刻,漫长的时光好像也仅仅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瞬,而在这22年里始终牵引着我们的,却是远远超越一瞬的,相当复杂的羁绊。是的,羁绊,这样想的话,我又觉得很满足。因为在这22年,我们几乎是彼此的唯一。

自从理香失踪后,失去妹妹的我和失去未婚妻的他,都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这种痛苦像一个黑洞吞噬我们的同时,又像是一根无形的绳索始终牵扯着我们。

仔细想想,我、雅人还有那个该死的杀人犯,其实我们很像。遗憾的是,他的绳子另一端无所牵引,所以他不断创造着共鸣者,但仍然无法填补这个漏洞,而我们,在暗无边际的黑夜里,我们只有彼此,真幸运啊,我们还有彼此。

他对于我、我对于他的意义,最重要的,我想大概就是让他最终放下那个凶器的理由吧。

我常常想,如果理香遇害的事早一点被发现,我和他所承受的煎熬可能会减轻许多,但同时,我们也就不会产生现在我们所能够拥有的,只有我们才知道的,这样的感情。这让我心情复杂地庆幸着。

雅人是个执着的人,或者说有些偏执,很像我,也很像理香。我想他们当初大概也是被同样的气息吸引,而我也是被这样的他,深深吸引着。当他向理香求婚的时候,当他坚持地找着理香的时候,当他知道时效期过了冲我无助而愤怒地质问时,当他从我面前毫无犹豫地跳下天台的时候,当他醒来,告诉我他要成为另一个人的时候……

在那些数不清的时刻里,我很羡慕我的妹妹,能够被他这样爱着。为了最终的答案,他做的一切,远比我多。而我能做的,只是本能地去保护他而已。

我希望能够保护他,尽管他坚强的远远超过我的想象,连死都不会迟疑。他唯一让我觉得脆弱的,就是在第一次看到理香遇害视频的时候。他拿笔划伤了那个替身,如果不是有人拦着,我毫不怀疑他会当场杀了他。在那之前,我想他一直都还怀抱着理香在这个世界的哪个角落里好好活着的心情吧。而那个视频,粉粹了他所有的幻想,也是我的幻想。他努力经营的、伪装成一个杀人犯的狂妄在一瞬间消失殆尽,他的痛苦带给我的痛苦,甚至让我觉得超越了失去妹妹的伤痛。我真想抱住他,非常用力地抱住他,但面对着无数台摄像机,我无法这么做。

说起来,这22年来,我们支撑着彼此的心灵,却很少有过亲密的肢体接触。我不敢,我也知道,理香的事情一天不水落石出,他永远不会接受下一个人真正地靠近他。只有那次,他终于放弃了要勒死那个记者的时候,我终于有了可以理所当然地,抱着他,安慰他的时刻。

我们筋疲力竭地站在这个死而后生的节点上,第一次,我们在各种意义上,如此地接近对方。即使将来会分离,我知道,我们也不可能真正从彼此的生命中剥离开来,我永远拥有他的一部分,而他也永远拥有我的。

 

……

 

我其实早就想到过这一天了。

一直以来,雅人比起我来说,更容易踩界。所以我始终很害怕,如果我不在他的身边,他会走错路。不过,今天看到他的样子,我觉得很放心。

我参与了他22年痛苦的人生,如果我真心地希望他开始新的人生,我应该从他的世界里彻底的消失,让他与过去告别。

可是看到他离开的背影,我很想问他,你还会回来吗。不过最终,我没有,我把这句话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默默地咽了下去。走出机场的时候,手机在我的口袋里轻微地震动了一下。屏幕亮起来,雅人的信息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会的。

我笑了起来,笑的视线有点模糊。

我猜,他大概也会想问我,会不会等他。

不过他不会问出来,就像我也没有问出那句话一样。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理解彼此心情的程度,可能远比我们自己想象的要更深。

我同样回了他三个字,我也是。

这种不为外人道的,像密语一样的对话,给予我的,远比我爱你这三个字更加深刻和浪漫。

我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空,原来今天的阳光真的很不错。

未来,未来也会很不错吧。


 
评论(3)
热度(9)
© comolaw|Powered by LOFTER